首页综合资讯人物访谈
文章内容页

访“双师型”作家陈华清老师

  • 作者: 尤丹
  • 来源: 智培写作
  • 发表于2019-01-02
  • 被阅读
  • 访“双师型”作家陈华清老师

      2018年10月,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陈华清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获得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随后又获得首届广东好童书奖;11月28日,广东开放大学和广东省写作学会联合主办陈华清文学创作作品研讨会。广东开放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罗院长赞扬陈华清是广东开放大学体系优秀教师,是教学团队的骄傲,教学与文学创作双丰收,为教师的教学与创作相互融通树立了榜样。

      广东省写作学会会长、岭南师范学院原副书记刘海涛教授称赞陈华清是一个优秀的“双师型”创意写作教师。创意写作课程有些内容能教,有些则不能教。能教的部分我们通过抽象地总结出创意写作的模型、方法,来帮助学生实现有效的学习;不能教的部分,则是通过教师自己的创作形象,告诉学生“跟我这样学写作”。陈华清的文学创作形象就是这样树立的。一个创意写作教师的成长,就是需要通过学习,通过自己的创作来真正实现教师的专业成长,体验到教师职业的快乐感和成就感。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尤丹,来自江苏无锡,很荣幸来主持今天的写作名师访谈。下面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今天的访谈嘉宾——“双师型”作家陈华清老师。

      陈华清,全国十佳教师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业委员会理事兼特约评论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湛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吴地文化》杂志编委。生长于南海之滨,文学作品具有浓郁的“海味”,散见于《人民日报》《散文选刊》等国内外报刊。《最美的康乃馨》等发表后被多家报刊转载,被多个省市选入中小学语文试卷。在“读友杯”等全国性的文学大赛中获奖。

      先后出版作品十多部(均为非自费出版),包括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走出“孤岛”》《地火》《跨海巡洋》,散文集《爱在卑微处,才是看清自己时》《有一种遇见在岭南》《有一种生活叫“江南”》《啄着阳光的鸽子》,小小说集《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儿童故事集《榕树下的秘密》,童话集《快乐花朵咪兮兮》等。其创作事迹被国家级、省市级各级媒体报道。

      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首届“广东好童书”奖,被评论家称为“树立了海洋儿童小说的南方标杆”;长篇小说《走出“孤岛”》 入选广东、上海、江苏等省(市、区)图书馆、学校“好书推荐”书目,入围深圳 “2018年度十大童书”;旅行散文集《有一种生活叫“江南”》上当当网热卖,成为人气好书,获广东省湛江市文艺精品奖;其姐妹篇《有一种遇见在岭南》被“搜狐网•文化频道”“皖新文化消费”等多家媒体推荐,位于“这10本游记,只给热爱旅行的你”之首。

      主持人:您是一名优秀教师,又是一位教师作家,您更喜欢哪个身份?

      陈华清:教师和作家这两种身份我都喜欢。教师是我的职业,文学创作是我的业余爱好。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把人类的需求从低到高按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教师这份工作至少满足我三个层次的需求,解决我的温饱问题,使我有了生存依靠,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文学这个精神花园徜徉,不必为稻粮谋,不必为钱写让自己痛苦的文字。文学同样至少能满足我三个层次需求,比如自我实现需求。

      主持人:您工作那么忙,怎么能创作出那么多文学作品,工作与文学创作会不会发生矛盾?或者您是如何找到教师和作家之间的平衡点的?

      陈华清:工作与文学创作不是非此则彼,不是单选题,处理得好,二者不会有矛盾,甚至可以双丰收。

      一是工作时间我不搞“副业”。我利用8小时以外、节假日挤时间写作。每天早上5点钟,很多人还在梦乡中的时候,我就起床写作。写到早上8点,我停下来去上班。我只在家写作,不在学校写。这已经形成规律,坚持到现在。

      二是我有清醒的角色意识。先是教师,再是作家。当工作跟创作发生冲突时,我毫不犹豫地把工作放在首位。就算是节假日,如果有工作需要,我也是如此。因为工作有成绩,我多年被评为优秀教师、先进班主任等,还被聘为广东省教师继续教育学会专家库成员。所以,我写作很多年,没有同事知道我在搞文学创作,直到媒体报道,他们才知道。

      三是工作与文学创作可以互相融通,可以相得益彰,“比翼齐飞”。我从事学历教育和培训工作,我的学生中有不少是小学教师。创作儿童文学,我向他们了解小学生的情况,掌握真实的第一手材料。另一方面,我有文学理论基础,又有文学创作实践经验,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我的课堂就不是干巴巴地照本宣科,学生更乐意听我的课。

      主持人:据我所知,很多中小学语文老师,甚至教写作的大学老师都不写作,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陈华清: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理论跟实践是两回事。你满腹经纶不代表你就会写作。教练不下水,怎么教运动员学游泳?教师不动手写作,又怎么知道写作的难易甘苦?又怎么指导得好学生的作文?

      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潘新和教授著作颇丰,他特别强调教师有自己作品的重要性:“一个语文教师应该让学生读到他自己的生命之作,而不是只让他的学生读别人的作品。只让学生读别人的作品,而自己没有作品的语文教师,是让学生瞧不起的没有自尊的语文教师。语文教师的最有影响力的形象,须由他的生命创造物——作品——来显示。”他把教师有无作品跟尊严与形象联系在一起。

      我的感受是写作能让自己自信,会提高你在学生中的威信,会对你的工作有帮助。所以,我建议中小学语文老师有空就动手写写,尤其是大学里教写作的老师,你没有作品怎么让学生服你?

      主持人:您的文学作品很有地域特色,您是怎么会选择海洋这个大背景的?

      陈华清:这跟我生长在南海之滨的雷州半岛有关。在中国大陆最南的湛江,“海味”非常浓郁,东临海南,西濒北部湾,南部隔琼州海峡跟海南岛相望。它的范围包括中国三大半岛之一的雷州半岛,以及东海岛、硇洲岛、特呈岛、南三岛、南屏岛等众多散落在南海的海岛。湛江的“海味”在广东拿了几个第一:海岸线最长,占全省五分之二;海洋滩涂面积最大,差不多占了全省一半;东海岛是广东最大的海岛。

      我喜欢旅行,几乎走遍了湛江的每一个角落,包括有人居住的海岛和无人岛。我用散文形式写这片海域,写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些有“海味”的散文收入了我的旅行散文集《有一种遇见在岭南》。

      几年前,我就计划写三部以雷州半岛为背景、有“海味”的儿童长篇小说,目前已出版两部,分别是《海边的珊瑚屋》和《走出“孤岛”》。还有第三部已准备了近三年,还没有完成。

      主持人:我看过《海边的珊瑚屋》和《走出“孤岛”》这两部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写的是留守儿童,《走出孤岛》写的是自闭症儿童,这些都有深刻的社会、教育问题根源,可以谈谈您为什么写他们吗?

      陈华清:我最早接触留守儿童,是在我先生老家雷州半岛。他的堂兄堂弟,乃至村子有不少青壮年都到珠三角地区打工,留下孩子在家里给老人带。我查了一下资料,全国有6100万的留守儿童。写留守儿童的文学作品,故事发生地一般在民工输出大省,比如贵州、四川等地。

      广东是外来民工涌入大省。东南西北中发财到广东,很多人把广东视为富裕之地,而不知道广东的发展是极不平衡的。汪洋同志说过:“中国最发达的地方在广东,最落后的地方也在广东。”在广东欠发达地区有不少贫困人口、留守儿童存在。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对这种现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反映广东留守儿童生存状况。

      《走出“孤岛”》写的是一个患有轻度自闭症儿童的成长。触动我写自闭症儿童的原因,是我认识自闭症儿童及其家长。留守儿童可能是中国特色,而自闭症则是世界性的。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有自闭症患者,所以,联合国把每年的4月2日定为“世界自闭症关注日”。前几年,学校经常派我到乡镇授课,有时一去就是好几天。我利用这个机会接做了一些调查,发现不少老师、家长由于缺乏对自闭症的认识,没有采取跟自闭症儿童病情相对的教育方式,给孩子造成不少难以挽回的伤害。因此,我决定写反映自闭症儿童的文学作品,让我们的老师、家长认识自闭症。这些,我在《走出“孤岛”》后记中都有记录。

      主持人:这两部小说有实际生活原型吗?

      陈华清:有原型,是众多原型合成的“这一个”。写这两部小说时,我深入生活,做了很多调查,去乡村、学校、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等,零距离接触过我要写的儿童,还有家长、老师等人。我接触过的留守儿童、自闭症儿童有数百个,他们或孤独,或天真,或无奈,或不屈,有血有肉,可爱可怜,他们的形象深深地烙印在我脑海里,跳进我的小说中。

      主持人:有人说您两部小说是“社会问题小说”,您对留守儿童、自闭症儿童问题是怎么看的?

      陈华清:《海边的珊瑚屋》和《走出“孤岛”》的确是反映了某些社会问题,反映了这两种儿童的生存状况。这也是我创作这两部小说的原因之一。在小说里,我不单是反映问题,以引起社会的关注,还探求解决问题的方法。解决问题需要社会、政府、学校、家长等多方面的合力。在《海边的珊瑚屋》,我写李虾仔的父亲为了陪护儿子回乡创业,圆了儿子有家的梦,也圆了自己的创业梦。回乡创业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途径之一。

      主持人:对于畅销书和各类书籍排行榜,有些人持追捧的态度,有些人则取不屑一顾的态度。您会关注畅销书或者排行榜吗?

      陈华清:我会关注畅销书或者排行榜。万事都有因果,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失败。能成畅销书,或上排行榜,总有原因,总有其过人之处。我不盲目崇拜,也不一味否定,我会有选择地买一些这样的书回来看看,研究研究。

      主持人:您的很多文章被中小学语文试卷收录成阅读理解题,您事先知情吗?

      陈华清:从来没有人跟我打招呼说要选我的文章做阅读理解题,都是我从网上搜索无意看到的。像小说《最美的康乃馨》、散文《啄着阳光的鸽子》等都是这样知道的。所以,我养成一种习惯,隔段时间搜索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主持人:您对出的考题满意吗,是否符合您的原意,如果有标准答案的话,您自己答题能得满分吗?

      陈华清:出的考题基本符合我的原意,比较满意。按标准答案,我不一定能得满分。

      主持人:您出版了哪些文学作品?最喜欢自己哪部作品?

      陈华清:我写过长篇小说、短篇小说、闪小说、散文、童话等。在全国性的文学大赛中拿过不少奖,目前已常规出版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走出“孤岛”》《地火》《跨海巡洋》,散文集《爱在卑微处,才是看清自己时》《有一种遇见在岭南》《有一种生活叫“江南”》《啄着阳光的鸽子》,小小说集《行走在城市上空的云》,儿童故事集《榕树下的秘密》,童话集《快乐花朵咪兮兮》等十多部。

      我常把自己的作品比喻为“孩子”。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格,长相也各异。外界对这些“孩子”褒奖也不同,比如长篇小说《海边的珊瑚屋》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首届“广东好童书”奖,被评论家称为“树立了海洋儿童小说的南方标杆”;长篇小说《走出“孤岛”》 入选广东、上海、江苏等省(市、区)图书馆、学校“好书推荐”书目,入围深圳 “2018年度十大童书”;旅行散文集《有一种生活叫“江南”》上当当网热卖,成为人气好书,获广东省湛江市文艺精品奖;其“姐妹篇”《有一种遇见在岭南》被“搜狐网•文化频道”“皖新文化消费”等多家媒体推荐,位于“这10本游记,只给热爱旅行的你”之首。作为“母亲”,我对哪个“孩子”都喜欢。

      主持人:您对未来创作方向有什么展望?

      陈华清:这些年,我以创作长篇小说、儿童文学为主,海洋是我创作的重要元素。未来会继续沿着这个创作方向走下去。

      主持人:我的问题就到这里,谢谢陈老师的精彩回答。有请钟老师最后来讲几句,做一下总结发言。

      钟湘麟:华清老师用她多年的努力,创作出一系列优秀作品。我觉得她是把个人爱好、社会责任、专业发展成功地结合在一起。没有个人爱好,肯定不会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出发。但如果不是有社会责任感,就不可能写出贴近社会生活、直面社会问题而又积极推动社会进步的作品,不会为社会所接受,所认可,所欢迎。作为一位语文教师,一位从事开放教育、继续教育的教师,文学创作无疑促进了自身的专业发展。叶老等许多前贤精英,无不强调教师写作的重要性,华清老师可以说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值得我们学习。除了上面三个关键词,华清老师还用自己的劳动、用自己的奋斗,从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增添了生活的幸福,这在当下纯文学面临困境的状况下真是难得的,这也印证了她的作品的价值。我们会请主持人把访谈记录整理成文,在智培写作研究院公众号和博客、网站推送,请大家关注。

      主持人:谢谢钟老师的精彩总结发言!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最后介绍一下,我是歌吟天下群主持人,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歌吟天下,也欢迎热爱教育愿意分享的朋友加入我的歌吟天下教育交流群,再次谢谢大家,祝周末愉快!

      本文标题:访“双师型”作家陈华清老师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zixun/rwft/24695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