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综合资讯人物访谈
文章内容页

毕飞宇:文学不是这么粗暴的

  • 作者: 周怀宗
  • 来源: 北京晨报 
  • 发表于2017-07-20
  • 被阅读
  • 毕飞宇:文学不是这么粗暴的

      从2012年开始,毕飞宇在南京大学开设《小说课》,几年来,《小说课》已经走出课堂,登上了文学刊物和大众媒体,看起来,毕飞宇似乎在向更加广泛的读者授课。

      最近,毕飞宇的母校扬州大学又建立了“毕飞宇研究中心”,中国当代作家中,有此殊荣的并不多,只有莫言、余华、贾平凹等少数几个。不过,对于这个研究中心,毕飞宇更希望它在更广阔的当代文学中,开创一点儿新的局面。

      不是主题大作品就好

      写作30多年,得过鲁迅文学奖、也得过茅盾文学奖,毕飞宇可以说是当代作家中重要的代表人物,而且,他不仅是一个文学创作者,也是一个研究者,数年来,他在南京大学的讲座,其影响早已辐射到校园之外。到今天,毕飞宇自己也成为研究者研究的对象,但他觉得,虽然“毕飞宇研究中心”冠着他的名字,但他更希望研究的对象是整个当代文学。

      “当代文学研究大概分为几块,其中高校是一大块,更学院一点儿,作协也是一大块,相比起来,现场感更强一点儿。不过,这次成立研究中心,希望能将两者长处结合起来。”毕飞宇说。同时,他更希望新的研究能有新的气象,他说:“中国的当代文学研究,一开始是承袭俄国的研究方式,在宏大概念和历史切入的方面比较擅长,但在深入文本和小说美学的方面比较薄弱。也就是说,关注作品的外围越来越多,而对作品内部的关注比较少,似乎给人一种误解,题材越宏大,作品就越好,但其实并非如此,写小镇的就比写乡村的好,写国家的就比写一个城市的好,写世界的就比写一个国家的好,文学不是这么粗暴的。”

      一堂小说审美的课程

      深入文本,关注细节,几年来毕飞宇在他的《小说课》中,秉持的是同样的观念,他讲《促织》,讲《布莱克·沃滋沃斯》,也讲《故乡》,他更善于深入到故事的细节中去,发现常人难以发现的东西。毕飞宇说:“其实这也是我一贯写作的主张,更加注重文学的语言、结构、人物塑造、人物关系的处理等。而且,我也喜欢写小题材,就小说而言,《三国演义》讲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而《红楼梦》只是讲一个家庭里小儿女们的是是非非,但这不影响《红楼梦》比《三国演义》伟大的事实。”

      毕飞宇爱聊小说,他说:“如果不讲课,我还是喜欢跟人聊,但我就变成了一个话痨,现在话痨变成了职业,多好!”不过,毕飞宇讲课,并不和别的老师相同,他说:“我讲每一部小说,不是从读者的角度去讲,而是从作者的角度去讲,去揣摩作者为什么这么写,为什么这么写就更好?从教学的角度而言,比如文学史、文艺美学等这些学生必须要学的专业课程,很多老师都教的比我好。我的课无法代替这些基本的课程,但可以做个补充,一个对提升文学审美能力的补充。”

      每一点进步都不容易

      讲课多年,毕飞宇的课程很多都发表在公开的刊物上,广为人知,附带的效果就是,他总是被人问道“写作究竟可不可以教”?

      毕飞宇认为:“如果想成为曹雪芹,自然不可能教出来,但如果是想通过几年的训练,提升一下自己的写作水平,当然可以教。写作并不像常人认为的,要靠天分,要靠自己多写。我们有时候太过看重天分这些东西了,但事实上,写作本身还有很多基本的元素,是需要学习和练习的,从作品的思想性,到写作的技巧,如人物的塑造、情感的处理、语言的雕琢等。确实有很多作家学历并不高,但这不代表他们不学习。就如余华,他没上过大学,但他非常爱看书,他读的书特别多,和他聊天,古今中外各种流派的作品,他都很了解。尽管他自己经常说小说谁都可以写,但实际上,没有大量的阅读和学习,怎能获得他现在的成就,所以我经常跟他说,不要说‘小说谁都能写’。写一个故事确实容易,但想要把小说写好,却绝非易事。”

      本文标题:毕飞宇:文学不是这么粗暴的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zixun/rwft/24534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