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原罪之同性相吸

  • 作者: 鄢军琴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0-09-07
  • 被阅读
  •   美是一种十分可怕的东西!可怕的是因为它无法以规矩量度。
      以理智的目光看是丑恶的东西,以感情的目光看却是绝顶美丽。
      ——陀斯妥耶夫斯基

      轩正陪着女朋友阿娇逛街,从步行街走到了中山路,从飘着油炸香气的万寿宫一直到卖运动品的富士路,他就这样没有怨言地一路陪着,女友每走进一家商店,他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耐心地等她出来,不急不恼,像门神似的尽忠尽职。虽然逛街对他这号男人来说无异于慢性自杀,但他仍然执拗地认为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轩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多么合格的男友,但他决对可以说他是一个决对的好脾气。
      女人在他心里总是一个迷,就拿今天这事来说吧,就这么溜达了一下午,一个屁也没买。回来的路上阿娇气呼呼的,抱怨这抱怨那,轩心想,我还没抱怨呢,怎么就轮到你呢?本来觉得任务已顺利完成,女友心情不好,只能陪他逛公园。这盛夏的公园,到处都是情侣。本来吗,夏天是个谈情的好季节,公园又是个说爱的好地方。走到一个避静处,他们找了一张石椅坐下。女友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看你那熊样,到处是汗?是不是肾虚啊?”阿娇边说边用手纸给他拭汗。
      “你才肾虚呢?”轩挥开她的手。
      “才说你这一句,就气成这样了?你们大老爷们咋都再呼这个呢?”阿娇又把手搭在他肩上,脸离他很近。
      轩没有说话,只发现她的胸脯开始上下起伏,头高高地抬起,嘴唇似开似闭,眼神也变得有些涣散,猛得一下她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软如稀泥,浓如酱,而后听见了牙齿相的碰撞的声音。轩有点手足无措,他被这女孩的火热震撼了,这是他第一次,可他感受不到任何的肉感,任何触电的快感。可他强烈地感受到必需做点什么来掩饰他的无知。于是他张开的嘴巴,伸出了舌头,用力的吸吮着,仿佛要把女孩的内脏吸出。阿娇因炽烈的兴奋,瘫倒在他的身上。忽然轩争开眼睛,木然地看着她的乳沟,一上一下随着呼吸晃动。那应该是一双使无数众生颠倒的****,可他并不想摸。
      第二天晚上,自习室里,轩随意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他必需尽一切努力把丢下的功课捡起来。看书之前他习惯性的向四周望了一望。“真可恶!他又坐在这,还在看着我!他到底要做什么?”轩埋下头来来自言自语。他指的可恶的家伙是一个叫作秋的室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着轩了。他总是这么一动不动地望着轩,等他们四目相交时他又不经意的把目光移开,自信而从容。轩说不好这是一种什么眼神,他只是不喜欢,这让他坐立不安。每当轩感觉到被注视时,他就一动都不敢动,生怕一举手一投足会打破他们之间微妙的平衡。
      就这样三个小时过去了,他的课本仍然处在那一页。可秋到是自在,一切紧然有序的样子。课本看了不少,看借了一相不知什么的小说当着他的面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一股难以抑制的怨气控制了他。他拾起书车转头就逃。一路上他回头张望,以前秋都会紧跟在他的身后。今天轩没发现身后有人,本应该长松一中气,可很奇怪,他放慢了脚步,有些惆怅。为了摆脱这种不快,他站在小店门口,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足球转播才回寝室。
      学校的住宿条件不算好,还是那种老式的楼房,一层楼共一个涣洗室。天狭地窄的,平时洗澡你看得见我,我看得见你,大家谁也不吃亏。这天轩排队等着洗澡正不耐烦时,听到了洗澡间里秋的声音,他正和另外一个人说得火热。那人是出了名的GAY,和一些不管不顾的男人成天出双入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你的皮肤可真好,像女孩一样。要是我那位有你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GAY说。轩想他说这话时一定眉飞色舞。
      “你可别打我的歪主意。我与你可不是同道中人。你这样我后半辈子非成孤家寡人不可的。”
      “没人要你,我要啊。啊!啊!啊!”这真是俗不可耐的句话。
      外头的人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小个子小强睁大眼睛说:“秋这样说就不怕惹火上身。哎!现在这世道,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男不是男,女不是女!”
      
      一股无名怒火从头到脚灼烧着轩,疼得他龇牙咧嘴,他都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有什么理由这么生气,他不是挺尊重别人的私生活吗?他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现在怎么这样了?愤怒的人是不讲道理的,理智已被驱逐到了看不见的角落,报复之手掘住了他的心,是的,他要让这个另他不快的人付出代价。
      说时迟,那时快,GAY和秋同时出来了。显然GAY还沉浸在他那个该死的玩笑中,不曾注意脚下。轩伸出了一支脚,就等他来。卟嗵一声,他摔倒在秋的脚不。
      “哎哟!这是怎么啦!我的这只脚怎么不长眼睛啊!摔着哪没?要不要送医院?”秋幸灾乐祸地说。
      GAY都不知从哪来的事,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弄了个底朝天,这个可怜的家伙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轩很清楚秋在观察他,他在刻意回避一个目光,一旦他和这个目光对接,无疑于赤身****站在秋面前,什么都会昭然若揭。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用尽全力使自己的注意力都在GAY上,忙着道谦,忙着为自己的英雄行迹激动不已,忙得来不及看周围一眼。轩想,这一天自己是一个出色的演员,不,更像一个勇士,捍卫了自己的国土的勇士。
      把GAY送到医务室后,他回到寝室,就在他走到门口的一刹那,他看见秋,一个人歪在床上,表情微薰,小兽一样的细腰轻轻的扭成一个角度,光滑而鼓涨的手臂轻轻搭在胸上,腋下的毛发草一样的茂密,使周围的皮肤越发光泽。他来从那姿势异样而神秘的,在灯光的照射下,他整个人放射出别样的光芒,那光彩仿佛要把轩的眼睛灼伤。
      “是快要睡了吗?”轩想,接着蹑手蹑脚走了进去,那是他所能用的最轻的动作,他把灯一并关上了。
      “回来了?”黑暗中传来了秋的声音。
      这一句话把轩吓了一跳,幸好黑暗帮他掩饰了一切。可他立即让自己恢复了平静,“我以为你睡了。”
      “刚刚收拾一下桌子,没了不睡意,你桌上总是那么乱!”
      “你又帮我收拾了,不是说我自己来吗?你以后别这样了!”轩打开灯,看着事整洁的书桌,挑不出什么毛病。
      “只是顺便而已,别人的我也整理了,你不要有压力。”
      压力,轩觉得这个词很刺耳,让他羞愧难当,他有什么压力,他能有什么压力,不过他还是很感谢秋没提GAY的事。
      小考很快过去了,所有人又可以为所欲为了,在男生寝室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考试一结束,大家都会扎堆看毛片,温饱而后思淫欲,没压力的时候这就成了这伙青春少年重要的娱乐方式。
      轩当然坐在那,他本来想通过这证明点什么的,但那些东西丝毫引不起他半点热情,没有感觉便是最大的痛苦,他被这种痛苦捆在椅子上,不知如何是好。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唯有他的眼神在屏幕上飘浮,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最后停留在小张那宝贝东西上。它已经勃起得相的高了,硬挺挺地从裤衩中突出来,像是多余的。全身的肌肉也跟着颤抖起来,紧绷的手臂死死的掐住椅子的一角,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此刻轩如锋芒在背,双颊汗水直流。他必需做点什么,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我去打点水,没水了。”轩的这一句话有石破天惊的效果,所有人被他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秋,他又在自娱自乐翻看一本不知道有多大魅力的小说,左手托着细长的下巴,并没有抬头理他。
      “我说你什么好呢!扫不扫兴啊!被你这么一搅,什么味道也没了。”小张有些愤怒地半开玩笑地说。
      轩不知道怎样回他,一方面这是一句极尽污辱之能事的话,一方面他又找不到到底哪说错了,以便他可以全力反攻。最后他只能笑着说“喝水的权力总该有吧!”
      “你别说你和秋还真配。一个不近女色的秋,又出了一个坐怀不乱的你,真是人才辈出!”小张乘胜追击。

    本文标题:原罪之同性相吸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74329.html

    网友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