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爱你朝朝夕夕,许你生生世世

  • 作者: 陈深
  • 来源: 转载
  • 发表于2018-12-20
  • 被阅读
  •   一、陈朝夕
      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命中注定这个说法,那肯定是在说我和骆岩。我从来没有犹豫过最后会不会和骆岩分开,就像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之间的相爱。
      我和骆岩,仿佛冥冥之中就有着各种各样的牵绊,以至于在十一岁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高兴地扑进我的怀里,笑着跟我说,哈,小妹妹,你长得好像我未来老婆呀。
      十一岁的陈朝夕和十二岁的骆岩,第一次见面那天就拥抱了,多年后回想起那一幕,骆岩说,他感觉拥抱了整个夏天。
      我们家是从江北搬过来的,因为父亲的职位调动和我需要的调养环境。选择搬来这里的原因还有一个,那便是母亲从小玩到大的闺蜜在这边安居乐业,她也非常希望母亲能过来和她一起叙谈人生。
      那年我十一岁,得知要搬家时有过惊讶,但更多的是无谓。老师让我站在讲台上和同学们告别,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去,用粉笔在黑板上重重地写上自己的新地址,跟同学们说,大家有空可以来找我玩。
      可惜讲台下一片安静。大家各忙各的,甚至连抬头看一下都不曾舍予。老师和我面面相觑,最后只好热烈鼓掌请我下去以保住我小小的尊严。
      我在那所学校过得并不开心。曾经一度抑郁。想逃很久了。
      车子的晃荡之余,窗边掠过无数的风景,一排排倒退的树在我眼前飞闪而过,我眼睛一闭,就来到了这里,我的新家。
      然后便有了开头的一幕,十二岁的骆岩一见面,就扑进我的怀里。我挣扎着推开他。沈阿姨走了过来,轻轻地打了骆岩一下,骂他不识规矩,这样会吓坏朝夕妹妹的。
      我疑惑地跑向母亲,并得到了解释:沈阿姨便是母亲的好闺蜜,住在我们家附近,骆岩是她的儿子,比我大一岁。
      我看着眼前大我一岁却比我矮半个头的骆岩,面无表情,转身进了屋子。
      二、骆岩
      八年了,与陈朝夕已经认识八年了,可她在我的眼里,仿佛还是八年前那个一把将我推开,面无表情看着我的天才孤傲少女。
      十二岁那年,我刚从学校踢球回来,母亲一把将我抓住,说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我一听好玩,丢下球就跟着母亲去了。
      然后便在那个院子里,看见了十一岁的陈朝夕。
      虽然印象已经有些模糊,可我似乎还能记起,那天的陈朝夕,穿着一条白色及膝连衣裙,长发束起扎成一个高马尾。
      她直直地站在那里,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在那明明热得发烫的盛夏,我却似乎能感受到从她身上传来的一股寒气。
      我在众多大人面前,冲过去拥抱了她。
      说起来也奇怪,那时候我的动作应该是无意识的,因为我在之前从来没有拥抱过女孩子,距离妈妈的拥抱也已经是四年前的事。
      陈朝夕愣了一下,把我推开,面无表情。
      可我却觉得,那时候的她超级可爱。
      后来母亲跟我说,陈朝夕学习成绩非常好,但曾经患过抑郁症,几乎不与人交流,希望我能和她成为朋友。
      我重重地点头。
      三、陈朝夕
      我小时候最大的爱好是拿着笔和画本,坐在阴凉的树荫下写写画画。我什么都画,花,草,虫,鱼,不管是我真切看到过的还是脑海里幻想出来的,我都喜爱将它们画下。但是当某一天我的画本上出现骆岩那张清爽干净的脸时,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骆岩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两个五羊牌甜筒。我在心里暗暗怪他没有礼貌,不敲门。骆岩一屁股在我旁边坐下,伸手递过来一只甜筒,问我在画什么。我连忙把刚才画的那一页撕了下来,撕得粉碎,说不关你的事。在骆岩还想从我手中抢过那页纸时,我慌忙从他手中接过甜筒,一口咬下去说了句,好甜。
      以掩饰我的心虚。
      我第一次去抓鱼,也是托骆岩的福。
      那天母亲和骆岩的妈妈出去逛街。出门前母亲叮嘱我要从冰箱里拿出果汁给骆岩喝,我望着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看得兴高采烈的骆岩,把果汁换成了白开水。
      然后自己把果汁喝完。
      骆岩在看电视,我在旁边写作业。对了,忘了说,我已经转入了另一间学校,离家仅几百米的路程。骆岩和我同级,不同班,每天他都要来找我一起去上学。
      大概是电视看腻了,骆岩咻地站起来提议说,不如我们去溪边抓鱼。我摇摇头,继续专心写我的作业。骆岩不死心,仍在我耳边唠唠叨叨,在忍了他大半个小时的烦扰下,我锁好家门跟着他去了溪边。
      我之前住的地方其实并不算是大城市,但起码那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小溪。所以当我看着眼前这条流水哗哗的不明物体时,心里泛开了波浪。
      骆岩自告奋勇地撸起裤腿踏入小溪,说先抓一条鱼上来给我看看。我呆呆地看着他,只觉得一切都那么新鲜又有趣。
      摸了很久,别说鱼了,鱼鳞都难找一片。我盯着一脸尴尬的骆岩,转身就要走。
      骆岩急坏了,他不停地哀求我留下来陪他玩,他说会抓到鱼的真的会抓到的。我转身又看了看他那急得通红的脸,挽起袖子,一脚踏入冰冰凉凉的水中。
      那年夏天的热浪足够将我们淹没,可我却总感觉全身透着前所未有的冰爽,我和骆岩互相泼水又互相打闹,直到我们的衣服全被打湿,直到太阳慢慢爬落山头。
      那年最忧郁,那年也最快乐。
      四、骆岩
      陈朝夕毫无意外地转来了我们学校。第一次月考,她就考了年级第一,老师经常拿着她那接近满分的卷子来跟我们说,你们看,好好向隔壁班这位同学学习。
      可是我从来没见过陈朝夕跟谁有过来往。上学放学她都一个人走,别人问她借块橡皮擦,或者拿份试卷,她递过去时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所以很多同学都觉得她是怪人。年级里对她的传言也越来越多。
      某天下午我掐准时间来到停车棚,假装跟陈朝夕来个偶遇。看到我的出现,陈朝夕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了我一眼便推起车子准备离开。
      我以为我跟她已经很熟了,便追去跟她说,朝夕,以后每天我都去找你啊,我们一起上学呗。
      陈朝夕没有放慢速度,但是她慢悠悠地跟我说了一句,不用。
      我了解陈朝夕,我知道她一定需要一个伙伴。所以我每天早上都准时来到她的家门口,在她打开门出来的一瞬间摆好姿势在她面前装酷。第一天,陈朝夕不理我,自顾自地骑车走了。第二次,她叫我让让,别挡着她。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陈朝夕看到我的出现,也还是没有反应,任凭我怎么在后面追赶和搭讪,她都无动于衷。
      终于在第n 次,我等到了在停车棚等候我的陈朝夕。那天我踢球踢晚了,将近六点才出现在停车棚,好巧,我看见陈朝夕站在那里。我问她,今天还没走嘛?陈朝夕指指我的车,说,今晚我妈妈说请你和阿姨来家里吃饭。
      说完便推车走开了。
      我站在原地,任风吹起我的刘海,额头上的汗一滴滴地往下滑,那时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陈朝夕,慢慢习惯有我存在的陈朝夕,口是心非的陈朝夕,傻得让人心疼的陈朝夕。
      随后我推起自行车,在后面拼命追赶,并大声喊着,陈朝夕啊,等等我哇!
      五、陈朝夕
      有些人生来注定孤独。她并非高傲,也并非冷漠,她只是觉得真正关心她,喜爱她本人,而并非喜爱她优秀学习成绩的人实在太少。
      我猜我就是这些人。
      我从来不敢说我的成绩有多好,但有同学来问我问题我也会认真回答。可他们总是抱着一种羡慕敬畏的眼光来和我交往,就好像我在他们眼中有多么了不起那样。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你拼命融入他们,却总被他们砌起的高高的围墙拒之门外。
      慢慢地,我不再爱笑,也不再主动和人说话,呈现在人们面前也是一副与世隔绝的模样。
      所以才慢慢地,慢慢地成为了他们眼中的怪人。
      可骆岩不一样,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过怪人。
      他总会在我认真算数学题时嗤之一笑,说人活着不止做作业学习的。他总在我专心画画的时候,变魔术似地拿出很多有趣的玩意,跟我说快出去活动活动,整天待在家都发霉了。他也总会在我独自上学的路上突然出现,在我后边大声嚷嚷,哎哎哎,陈朝夕你等等我呀!
      骆岩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即使我丢给过他无数次淡淡的眼神和无数张面无表情的脸。
      所以我也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我习惯了他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吹着口哨催我快点,我习惯了他总在我课桌底下塞牛奶并美曰其名地说我太瘦,容易被台风吹走,我也习惯了很多个夏日的午后妈妈们出去逛街,留下我们两个在家,骆岩在看电视,而我在写作业。
      骆岩给了我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太奇妙,奇妙到无法用词语表达出来,奇妙到每次做梦醒来我后背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的时候,我都会在想,骆岩是不是也做梦了?
      在这种习惯下,时间一晃,来到了高三。
      高三的骆岩变了许多,他开始更用功更刻苦地学习,很多次我看见放学后仍留在教室里拿着我借给他的厚厚的数学笔记认真专研的他时,都会忽然感觉,我们还是当年那两个傻傻无忧无虑的小孩。
      一百天倒计时,我和骆岩并排坐在他家阳台上看风景。我问骆岩,你想要考哪间学校?
      骆岩想也不想就回答,当然是考你要考的那间。
      我笑他,那可难了,我要考的那间,分数可不低。
      骆岩很认真地把我转过去面对着他,盯着我的眼睛说,陈朝夕,我肯定可以的,我们可是要要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的啊!
      我望着眼前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又恍惚觉得时光倒回了很多年前,倒回了那个盛夏的傍晚,骆岩的妈妈问我们,将来要考什么大学,骆岩大大声地说,陈朝夕考什么我就考什么。
      我没有告诉骆岩,我的梦想是北大。
      不是不相信他,而是害怕失去他。
      我从凳子跳了下来,去书包拿出两本厚厚的英语笔记,递给骆岩,这个也拿去看吧,我先回家了。
      六、骆岩
      站在人生中的第一个分水岭,我握着笔的手有些抖,面前摆着的是陈朝夕拿给我的笔记,上面密密麻麻的一行行字忽然在我眼前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我和陈朝夕的未来。
      我很害怕失去陈朝夕,直白地说 我很害怕不能再和陈朝夕上同一间学校。
      自见面的第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和陈朝夕分开。
      但是陈朝夕是谁啊,她那么聪明,那么厉害,她肯定能考到很好很好的学校,而我呢,尽管再怎么努力,也很难达到她的水平。
      我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我开始发了疯地学习,上课学,下课学,回家学,甚至闭着眼睛准备睡觉的时候脑海里仍然浮现着今天背的那些单词。
      每天下午放学,陈朝夕都会来问我今天还有哪些问题没有搞清楚,有时候我明明很多不懂,却愣是不敢说,因为我怕,怕陈朝夕笑话我,更怕陈朝夕嫌弃我。
      人一旦心里有了些什么追求,便会变得奋不顾身。我渐渐明白,每天的担忧与恐惧并没有任何作用,我只有把全部精力花在学习上,才能更靠近陈朝夕一些。
      时钟还是在高度紧张的三点一线下转到了高考那天。
      陈朝夕的妈妈陪着她来到考场,阿姨看到我,笑着打了声招呼,并叮嘱我要认真仔细,同时也不要有太大压力。
      我那时只是胡乱点头,其实怎么可能没有压力,成与败都在这一次了。
      陈朝夕咬着吸管,从书包里拿出一瓶牛奶递给我,对我说,呐,喝了吧,这是一瓶赠予你力量的魔法牛奶。
      我接过牛奶,像是接过了未来,狠狠点头。
      七、陈朝夕
      高考那天骆岩紧张极了,和妈妈在校门口遇见他时,我已经能看出他额头渗出的汗珠。我递给他一瓶牛奶,就像多年前他塞在我书桌抽屉里的那瓶一样,跟他说,这是一瓶赠予人力量的魔法牛奶。
      骆岩狠狠点头,然后我们肩并肩走进考场,像是两个无所畏惧所向披靡的斗士。
      三年的时光,很快便从几张匆匆翻页的试卷中悄然溜走,我还来不及伸手去抓,它便随风而去,无影无踪。
      出成绩那一刻,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骆岩。不知道骆岩考得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之后有什么样的打算,也不知道未来我们会是什么的样子。
      可当我赶到骆岩家里的时候,阿姨跟我说,骆岩查完成绩就跑出去了,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回来。全部人出动去找他。所有他可能会去的地方,都不见他。我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一句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时,眼前有些恍惚。
      骆岩绝对不是那种因为考得不好便轻生的人。妈妈抱着哭得撕心裂肺的阿姨对我招手,示意我赶紧出去找。
      可我去哪里找。
      所有他可能去的,去过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我一遍遍地回想,骆岩曾经是不是给过我什么暗示,他心里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否则,我绝不相信他是单纯因为考得不好而跑掉的人。
      我反反复复地拨打着骆岩的手机,十分渴望有那么一秒他会想开然后接听我的电话。
      事实上,奇迹真的出现了。
      电话接通那一秒,我有些紧张,我害怕骆岩会马上挂掉电话。
      万幸,他没有。
      电话那边,骆岩平静地说:陈朝夕,我考得不好,可能没法考到你那间学校了。
      我努力平复情绪,一字一句地对他说:骆岩,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要考哪间学校?
      骆岩笑了一下,朝夕,你不说我都知道,你从小的梦想就是北大。我太了解你了,你那么优秀,你一定可以的。可我呢,我不行。我真没用啊,朝夕。对不起,我真没用。
      听完,我的心沉了一下,骆岩啊骆岩,你真是傻。傻到不知道我可以为了你,改变所有的志愿。
      这些话我都没有说,从我嘴里说出来的是:骆岩,坦白吧,你是不是喜欢我?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加快速度地跳动,右手紧紧握住手机生怕一个不小心会错过他的回答。
      电话那边沉默了几秒,终于等来骆岩的一句:陈朝夕你真是有智商没情商啊!从我第一天见你时就说过了,你长得很像我未来老婆!
      我捂住嘴,努力忍住呼之欲出的狂笑。
      然后说:骆岩我警告你,一个小时内你不回来,我就去当别人的老婆了。而且,我跟你说,我的梦想不是北大,而是你,你上哪间学校,我就去哪里。
      说完,点下红字挂断了电话。
      骆岩肯定会回来的。我坚信。就像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会分开。
      八、爱你朝朝夕夕,许你生生世世
      骆岩果然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然后在全家人的注视下,激动地抱起我转圈。沈阿姨还惊讶地张大嘴巴,随后和我妈妈相识一笑,抹去了脸上停留的眼泪。
      骆岩后来跟我说了之前所有的一切,包括他是多么多么努力地复习备考,为的就是不与我分开。
      我看着他的成绩单,明明考得还不错,却居然那么伤心那么傻还玩失踪。
      后来我们一起填了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当年秋天也如愿地入学,如愿地一起从小学走到大学。
      可是我没有告诉骆岩,我的梦想也确实曾是北大,可那不重要了,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骆岩,才是我全部的梦想。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骆岩的,难道是第一次见面他冲上来抱着我说:嗨,小妹妹,你长得好像我未来老婆的时候?难道是某天画本上突然出现他那张清爽帅气的脸的时候?难道是夏日某个午后他递过来甜筒的时候?难道是他大言不惭地对我说读书确实很重要,可我们的生活也应该有伙伴有游戏呀的时候?或者,是某天课间他风风火火赶来我们教室对着全班人说:她,陈朝夕才不是怪人,她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可爱的人那个时候?
      说不清了。有些喜欢就是来得莫名其妙。
      就像现在我还搞不懂,骆岩为什么会喜欢上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我。

      可我们就是那样互相喜欢了。
      不怎么浪漫,也不怎么唯美。
      不过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
      不过是从小闹到大的欢喜冤家,
      可这些不浪漫,不唯美,
      却足够让我继续爱个十几年,几十年,
      直到我们一起老去,
      直到我们彼此远去。

      本文标题:爱你朝朝夕夕,许你生生世世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683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天使蓝 天使蓝
    • 会员等级:管理员
    • 发表文章:47028篇
    • 获得积分:737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