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谁在意你的乳房

  • 作者: 郗茜草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07-10-24
  • 被阅读
  • 谁在意你的乳房

      题记:此文发表在《女人坊》07年7期上,文章标题为《谁在意你的乳房》,好像是这样的,我脑子不好使,见谅。笔名用的“飞天九头鸟”。呵呵。感谢编辑”米卡“,感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

      手机响,电话号码是沈罗的,我按了拒接,然后关机,心中没有半点儿挣扎。

      沈罗是让世间所有女人都心动的男人,俊朗的外表、儒雅的气质、懂得怎样对人好、有钱、有房、有车。不过,还有老婆、孩子。

      对,孩子,是个男孩,有和他一样的眼神和笑容。这个可爱的宝贝儿曾在我的子宫里呆了282天。我听到他降临到人世间第一声欣喜的啼哭。然后,我看见他天使一样的眼神和笑容。不过,我不是他的母亲,除了生过他,我便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安娜是沈罗的老婆,知名的模特。上帝创造她,是对男人别有用心的诱惑。三年前,他们结婚,也曾在社会上翻起轩然大波,上过报纸娱乐版的头条,硕大的结婚照片占了整整一版。

      当时,我拿着报纸给彰瑞看。他的大手搂过我的肩。

      他说:“蝶。我会好好爱你,等我毕业以后,就让你做这样一个幸福的新娘。”

      我深深地点头,然后潸然泪下,幸福得一塌糊涂。

      送彰瑞去机场,在机场拥抱、亲吻,看着他消失在我的视线,然后傻傻地笑、傻傻地哭。

      南法的普罗旺斯,这就是彰瑞的目的地,他要去那里攻读他的心理学硕士。

      刚到普罗旺斯的那天晚上,彰瑞发Email给我。他说,普罗旺斯在12世纪时,以他的骑士爱情而闻名。对一个高贵女人忠心耿耿的爱情是骑士一切活动的出发点和终结点。他还说,我就是他心里面最高贵的公主。于是,我再一次被打动,一边嘲笑他刚刚到了法国就入乡随俗地装浪漫,一边在喧嚣的网吧里安静地流泪。

      浪漫,大概是所有女孩儿心中粉红色的情结,我又怎么会例外。不过,谈浪漫总是太奢侈,于我。彰瑞一走三年,留给我的就只剩下拼了命地去挣钱。挣钱终究不是一件可以浪漫的事情。一份工作,两份兼职,其他的事情,我已没有剩余的力气去顾及。

      所以,我生了沈罗和安娜的孩子。当朋友和我提起代孕的时候,开始我是迟疑的。后来大概是被十万块的酬劳所打动,挣扎了三天,终于同意。黑着眼圈去签协议,第一次见了沈罗和安娜。之前体检之类的事宜对方都是经人****的。这次他们双双出现。沈罗和安娜手挽着手,动作亲昵、表情暧昧。说来,安娜比屏幕上更显妖娆,黑色的蕾丝裙衬着她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魔鬼身材。她是高贵的公主,沈罗是他的骑士。

      “胡小姐也是大学毕业生,素质应该还不错,这也是我们选择你的原因。我和我老公不想以后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还有,这件事我们也不想其他人知道。嗯!”

      安娜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笑容,包括最后发出的那个鼻音。她的笑容是那么的恰到好处,热情但不过分,礼貌但不高傲,离你很近,又离你很远。不过我的心还是颤了一下,突然感觉有点儿冷。

      沈罗走过去将空调调小。我的脑子似乎有一丝杂念闪过。

      就看见安娜在沈罗的左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说:“亲爱的,谢谢。”

      “宝贝,刚刚我摸着你的手,感觉有点儿凉。”

      然后我看见沈罗明朗的笑容。

      也许,为他们生个孩子,是我的荣幸吧。我笑了,笑容戏虐。

      怀上沈罗和安娜的孩子,住上高档的公寓,吃营养师搭配的食物,有家庭医生定期的身体检查,有保姆照顾起居,过上富足的生活。再没见过安娜,不过沈罗倒是隔三差五开着他的宝马大驾光临。

      沈罗叫我“蝶”,陪我散步,给我讲笑话。

      我就笑,说:“安娜姐多幸福呀。”

      “是吗?那你说我幸福吗?”他的眼神一下子淡下去。

      于是,我语塞,顿了几十秒,勉强蹦出一句:“天凉了,我们进屋去吧。”

      没想到,他竟脱了外套披在我身上,眼神温暖。

      我从来不知道,在媒体面前的模范夫妻,竟有如此的暗伤,如一只外表光鲜亮丽的苹果,核里却被虫蛀了,正从里到外一点一点腐败出来。沈罗一直喜欢孩子,安娜却舍不得身材和事业。这也就是他们找到我的原因。安娜的高贵是一种女神一样的姿态,让这个在商场上叱咤的男人在家里被挫败得伤痕累累。沈罗说,他只想要一种平凡的生活。忙了一天,晚上回到家,有时候只是需要一杯热茶。可每次,不是看见安娜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在做健身操,要么就是人根本不在,半夜的时候,一身酒气的回家。你知道,金枝和郭爱的故事吧?他最后问我,眼神寥落着悲凉。

      可能是怀孕的缘故,我的母性情结被激发得淋漓尽致。开始习惯地安慰沈罗。他是我的大男孩。他喜欢把头放在我的肚子上听孩子的动静。那个时候,我就会抚摸他的头发,然后翘起幸福的嘴角。

      还是会在每周末读彰瑞的Email,听他绘声绘色地描述充满ji情的马赛、尼斯,温文尔雅的大学城艾克斯、阿维尼翁,逃过世纪变迁的中世纪村落,那些荒芜的峡谷、整齐的田野、原始的山脉。看他发过来的照片,那上面有他的笑容和背后不同的风景。看着看着,我的眼睛就会变得酸涩,那些照片是合成的,我百分百确定。像他这种穷学生,课余的时候,大概是在哪家餐厅洗盘子吧。他不过是想让我安心罢了。就像我一样,也只是在回信里写满我的幸福和快乐。我们就这样编织着我们善良的谎言,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生活,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也许这三年的故事也将深埋在自己的心里,最终带进棺木。

      孩子终于出生,在我住的公寓里。我在床上挣扎了一天一夜,几乎丢了性命。恍惚听见他的第一声啼哭,我就昏死了过去。没想到,我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孩子呢,孩子好吗?”。家庭医生叫来沈罗和安娜。安娜把孩子抱到我面前。我看见孩子天使一样的眼神和笑容。我甚至错觉这是我的孩子,差点儿忘记我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胡小姐,谢谢你。孩子你也看过了,不算我们无情无义。你也别怪我们。一星期以后,你从这搬走,我们再无瓜葛。”

      “好。”我虚弱地应着,却看见沈罗无奈的表情。

      然后,沈罗一手抱过孩子,一手挽着安娜转身离开。我的耳边响起孩子响亮的啼哭和安娜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我的心被刺痛了。

      我无力地躺在床上,感觉灵魂即将死去。突然手机响。

      “蝶。听出我是谁吗?我是彰瑞。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学位拿到了。一个星期以后,我就回来。航班号什么的,我发Email给你。三年了,终于盼到这一天。记得我说过什么?我要你做我幸福的新娘。好了,不说了,已经五十几秒了。Bye Bye。”

      三年了,终于听到彰瑞的声音。为了省钱,他从来没有回国,我们也不通电话,只是每周雷打不动地发一次Email。有时候,想起杂志上写的一个男人客死异乡怕老婆难过,就一直由他的朋友代劳每周发短信给老婆的那个故事,就不禁毛骨悚然,吓得一夜睡不着。现在,终于可以和彰瑞团聚。一些噩梦都要结束了。

      和沈罗一家已经段了联系,今天也就要从这里搬走,从此再无瓜葛。才发现这座房子或许根本没留下我的任何痕迹。离开,只需要一个人,连行李也没有。

      走出大门的时候,手机响起来,沈罗打来的。我按了拒接,然后关机,心中没有半点儿挣扎。

      说心里话,我也曾经对这个男人产生过错觉。不过,正如第一次见面时,安娜说的,“我是大学毕业生,素质应该还不错。”,所以我们之间以后不会有任何瓜葛。再说,今天彰瑞就要回来了,我的幸福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

      去接彰瑞。我们在机场拥抱、亲吻。然后我傻傻地笑,傻傻地哭。

      回到我们简陋的小屋,他狼吞虎咽地吞着我做的饺子。

      晚上,我推说身体不舒服,没有和彰瑞同床。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尤其是两个乳房被奶水冲胀得不得了。彰瑞说,他已经吃了三年素了,都快能修行做和尚了。我只好缠着他让他讲关于法国的种种。不过他也只是无奈地说说,他一直都是这样,不勉强我做任何事情。朋友说,越是不勉强女人做事情的男人,女人越是心甘情愿地为他付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晚,彰瑞就搂我在沙发上讲故事。然后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都睡着了。

      如果故事可以到这里结束,那真是上天的恩赐了。

      为了我们今后的幸福生活,彰瑞开始找工作。我的乳房还是胀得厉害。然后,我就做了这件大错特错的事情。

      我脱掉内衣,将两个坚挺的乳房穿过面前的木板。我左边的乳房立刻被一只大手抓住,而温热的嘴唇马上就钳住了我右边的乳房。他没有吸食我的奶水,而是用舌尖挑逗我的乳头,他的手指在我的辱晕上轻轻地画着圆,一圈,一圈。

      那不是一个孩子,我确定。我马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上当了。可是我没有退路。我的下体一片潮湿。而此时我的脑海里,却出现了彰瑞的脸,他笑着的脸,幸福而陶醉。

      在这里,我们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我叫十三。按规定,客人可以选择我们,我们却不会知道对方是谁。我们只是出卖我们的奶水或者说是乳房。

      回去的路上,我的脑子很乱。手插在衣袋里,刚刚老板给的500块钱被我攥得湿湿的。

      彰瑞很晚才回家,脸色也很难看。问他,只说工作找得不顺利,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去了那个另类的奶娘会所。为了我和彰瑞的幸福生活,我没有什么可以顾及。我曾经出卖过我的子宫,现在我出卖我的乳房。

      我确定站在木板后面的和昨天是一个人。他用舌尖挑逗我的乳头,他的手指在我的辱晕上轻轻地画着圆,一圈,一圈。然后,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彰瑞的脸,他笑着的脸,幸福而陶醉。我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那个人就是彰瑞。当这个念头闪过的刹那,我像是被几万伏的高压电击中。

      我确定,那个人就是彰瑞。三年的时光,当我还能记得他给我的感觉时,他已经忘记了我的乳房。

      我拨通了沈罗的电话。我在我生下他和安娜的孩子的床上等他。我给他做了饺子。我给他泡了热茶。

      云雨过后,我蜷在他的怀里问他:“现在,你幸福吗?”

      他点头,我就笑。

      我用舌尖挑逗他的乳头,我的手指在他的乳晕上轻轻地画着圆,一圈,一圈。

      沈罗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不过,他不需要明白,他也不想明白,他只是反过身,又将我压了下去。

      不过,再怎么样,他都会离开我,不管有多晚,他终究不是可以陪我过夜的男人。他把我送到我住的地方的楼下,然后开车离开。每当这个时候,彰瑞已经睡了,桌子上留着我的饭,用碗盖着,不过早已经凉了。

      和沈罗第七次偷情结束,我决定把这件事情了断。

      那天,我的乳房异常的饱满鲜红,如成熟了的樱桃。当温热的嘴唇钳住我乳房的时候,我笑了,消除声响。我听见对面有人倒在地上的声音。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死了。氰化钾中毒只需五秒。

      原来,彰瑞知道我去了那个会所,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给小孩子吃奶水的,不过他怕伤害我的自尊,没有告诉我。后来,我和沈罗的事情,他也知道。不过回国这短短几天,他已经了解了我这三年来的付出,所以他原谅了我。而我,却杀死了他。

      上面的事情,是警察告诉我的,他们找到了彰瑞的日记。听完这些,我幸福地哭了。然后我决定,在某个瞬间低头咬下了我的第一粒纽扣。他们谁都不知道,那里面有剩余的氰化钾。

      本文标题:谁在意你的乳房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