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 作者: 兰心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5-01-30
  • 被阅读
  •   明日,就是宰相府的三小姐苏明月和璃王大婚的日子,虽然宰相府的当家主母赵氏很是愤恨,为什么嫁给璃王的是这个贱人的女儿呢?当年自己没有胜过她,难道今后自己的女儿也要在她的女儿之下吗?虽然赵氏恨得牙都痒痒了,但是作为宰相府的当家主母,她还是不得不尽力去主持这场婚事,在宰相的眼里,不论是哪个女儿嫁给了璃王,这都是一份殊荣啊。

      而丞相府的二小姐苏明珠的一张脸都快要滴出水来了。她喜欢璃王,并且璃王也对她承诺了,让她做正妃,一辈子都对她好。可是现在呢?璃王就要娶自己的妹妹了,自己就算再嫁的话,也只是侧室了啊。作为一个侧室,就算是再受宠,那也没有正妃来的名正言顺啊。

      苏明珠向赵氏,也就是她的母亲抱怨了,难道要自己这个京城第一美女去和自己那个废物妹妹一起同侍一夫,并且还是做小,无论如何她都是不能接受的。赵氏也没有办法,只得尽力去安慰自己的宝贝女儿。

      苏明月在自己破旧的兰苑里,看着那身鲜艳的大红的嫁衣,一遍一遍的摩索着,明日就是她大婚的日子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嫁给他为妻了。这恐怕是母亲去世之后唯一一件开心的事情了。虽然知道璃王并不喜欢自己,甚至是讨厌自己的,但她还是愿意嫁过去,哪怕是远远的看他一眼,自己就满足了。

      “小姐,天已经很晚了,早些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苏明月点了点头,任由清茗服侍着睡下。梦里,她又看到了母亲,母亲依然是那么美丽,但是母亲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哀伤,浓浓的化不开。她想去安慰母亲,想告诉她明天自己就要嫁给璃王做王妃了,但是母亲却走了,头也不回的走了,任凭她怎么叫,都没有回头。

      天刚亮,苏明月便被叫醒了,她要梳妆打扮,做一个新娘嫁过去。装扮好以后,苏明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还是没有二姐那样好看,哎,镜子里的人还是那样没有一点精神,没有一点少女的活跃与风采。但是,苏明月自己已经满足了。

      吉时就要到了,璃王还是没有来迎亲,宰相终于等不及了,下令送亲的队伍出发了。璃王不来接亲,她不能不嫁啊,她若是不嫁的话那就是抗旨了,宰相可担不起这样大的罪名。

      苏明月在喜娘的搀扶下走进了花轿,一声“起轿”,花轿颤颤微微的走了出去,向着璃王府的方向走去。苏明月坐在花轿里,紧紧的攥着一个手帕,由于用的劲比较大,手帕上已经留下了一条条皱褶,而苏明月却丝毫不知,她已经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之中。她不知道为什么璃王没有来接亲,可能是因为抽不开身吧,王爷的事务是繁忙的。满怀希望的苏明月到现在都相信璃王一定会娶她做王妃的,毕竟那是在母亲还在的时候皇上赐的婚。

      春日的阳光暖暖的,透过纤尘不染的窗户温柔的照进了房间里。苏诺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房间内,专心致志的摆弄着她的宝贝蓉花散,不要感觉蓉花散这名字好听,实际上它是一种毒药,具有超凡的毒性,服下之后不会立刻就死掉,而是在经受极度的痛苦之后才会死去。现在蓉花散的配方已经成熟了,只要沾染了它,那就必死无疑,唯一的缺陷就是她还没有研究出解药,按理说,万物相生相克,解药应该是有的,但是,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她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时,门被推开了,苏诺抬头一看,原来是她的未婚夫夏琰,苏诺看到他才想起来今天是他们两人订婚的日子,苏诺抱歉的朝夏琰一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琰,抱歉,我给忘了,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准备。”

      “不用那么着急,还有时间呢,累不累,来,先喝口水。”夏琰温柔的把苏诺耳边的碎发给拢起来,并给她递上了一杯温开水。

      苏诺感激的看了一眼夏琰,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放下水杯,正要起身,苏诺的肚子突然一阵绞痛,痛的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苏诺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桌子角,骨节都泛白了。苏诺下意识的说道:“琰,我肚子好痛。”

      过了半天,夏琰都没有出声,苏诺抬起头来,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定睛一看,这还是那个温柔的夏琰吗?只见他抱手臂站在一边,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冷冷的看着苏诺,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苏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一只手指着夏琰,努力开口说道:“是蓉花散。”话音刚落,苏诺便痛的支撑不下去了,倒在了地上,痛苦的蜷缩着。

      “怎么样?你自己配制出来的东西味道不错吧。”夏琰冷冷的开口,“你做这些毒药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亲口去品尝呢?”

      苏诺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为什么……”她不明白,难道夏琰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要自己的命吗?为什么三个字仿佛是轻飘飘的,慢慢的在空气中化开。

      夏琰蹲***,在苏诺耳边轻声说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那我就告诉你好了,我的父亲在三年前就是被你的毒药害死的,这个仇,我怎能不报?”

      苏诺自嘲的笑笑,但是却不能牵动嘴角了,在做这些毒药的时候,她就知道终有一天会被仇家找上门,果真不错啊。渐渐的,苏诺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飘渺……

      在丞相府的西北角,一座有些破旧的小院孤零零的立着,仿佛一个被遗弃了的孩子一般,无依无靠。小院虽说破落,但收拾的很是齐整,足可以看出主人的细腻的心思。夕阳西下,沐浴在霞光里的小院别有风味,门楣上的“兰苑”两个字好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在霞光里闪闪发光。

      在内室里,一个小丫鬟正跪在床边,扑在一个女子身上,不停的哭泣着:“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不要丢下清茗一个人啊。”而床上的一个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子直挺挺的躺着,仿佛毫无生气,头上缠着的一圈白色的绢布格外显眼,一点一点沁出的鲜艳的红色仿佛和她身上的红嫁衣惺惺相惜。

      苏诺头痛欲裂,想要挣开眼睛,但是无论怎么用劲都睁不开那如山一般沉重的眼皮。耳边的痛哭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自己还没有死呢,干嘛要哭的这么伤心,苏诺一阵心烦。正想要分辨一下是谁在这里哭,头却痛的更狠了,一幅幅画面涌进了她的脑海中,好半天,苏诺才明白过来那是一个人的记忆。最后一幅画面则是在一个威武的王府门口,一个大红色的身影飞速的跑出了轿子,一头撞在了大门上,慢慢的倒了下去。

      耳边的哭声依然断断续续,悲悲切切,苏诺很是烦,嘟哝了一句:“别吵。”清茗看到她家小姐的嘴动了一下,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姐没有死,小姐还活着。清茗激动不已,继续大声的叫着:“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快醒醒。”

      苏诺终于在这坚持不懈的叫声中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哭哭啼啼满脸泪水的小丫头。苏诺被她的这一身打扮给吓着了。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呀?转了一下脑子,再结合一下刚刚涌进来的那些记忆,苏诺明白自己穿越了。虽然她是一个无神论者,但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她不相信。苏诺叹了一声气,接受了这个现实,从此之后,她就是苏明月了,会代替她好好活在这个世间,替她讨回属于她的一切,最起码,她不会再像前世那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苏诺决定隐瞒自己不是苏明月的这个现实,毕竟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过来,无论是谁都很难相信的,并且在这里赵氏看她不顺眼,父亲又不待见她,那几个姐妹又巴不得她赶紧没了。本来就是别人的眼中钉了,若是说出穿越这件事的话,肯定会被立刻就拔去的,她连一点活路都不会有的。

      打定了主意,以后世上就不会再有苏诺这个人了,既然是新生,那么她就是苏明月了。“我的头怎么了?怎么这么痛?”苏明月开口问道。现在她昏昏沉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小姐你撞伤了,流血了。”清茗依旧是哭哭啼啼的答道。

      “那有大夫来过吗?”苏明月问道,她可不想刚来这里就死掉。虽然自己勉强能够配一些制伤的药,但是现在连一点药材都没有,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出来的。

      这句话提醒了清茗,她擦干眼泪,匆匆的丢下一句:“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回报夫人去。”快要出门了,清茗还不舍的看了一眼她家小姐,说道:“小姐,你一定要撑住啊,等着清茗回来。

      苏明月费力的点点头。看样子,能够有个忠心的丫头在身边还是幸运了很多,要不然就凭自己,肯定是什么都做不成的,在这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还好,自己还有清茗这个好丫头,不然的话,刚获得新生,她就要再次去见阎王了。

      清茗一路飞奔,跑到赵氏的牡丹苑里,不顾赵氏的丫头的阻拦,硬是闯了进去。赵氏正跟一个衣着高贵的夫人在那里聊天,看到清茗闯了进来,顿时怒气横生,但是当着外人的面终究是不好发作的。

      “夫人,求你救救小姐吧,小姐现在醒了,头痛的厉害,并且还流了好多血。夫人,求你请个大夫,救救小姐吧。”清茗跪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道。

      赵氏听到这话吓了一跳,那个丫头被抬回来的时候不是已经没了气息吗?现在怎么又活了过来?碍于尚书夫人在此,赵氏不好表现出来,只得故作关心的急急的问道:“三丫头醒了?真是上天保佑啊。她现在怎么样了?”说着,又对着身边的李妈说道:“李妈,你去把城里最好的大夫请过来,去瞧瞧三丫头。”李妈领命去了。

      赵氏又吩咐自己的贴身丫头冬梅去把那些贵重的药材包上一些,给三丫头拿过去补补身子,冬梅会意,片刻后便拿了一大包药材出来,交给清茗,嘱咐道:“可仔细了,这些都死上好的药材,不要撒了。”清茗点点头。

      赵氏虽然不情愿给苏明月请大夫,但是害怕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不好,还是勉强替她请了一个大夫,又装模作样的找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材给了清茗,说什么让清茗带回去,给她家小姐补补身子,清茗虽然心底里不情愿拿那包不知道是什么的药材,但是表面上仍然是受宠若惊,恭恭敬敬的捧着那些不知名的药材,领着大夫回了兰苑。

      大夫检查了之后,说,没有什么大碍,开了一些药,并嘱咐伤口不能见水,不能见风,休息几天就会好了。苏明月在心里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亏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的话自己就不用活了。转念一想,虽然没有什么大碍,苏明月却因此去了,莫非她真的是命数已尽?看来这苏明月可真是可怜啊,苏明月在心里面伤感了一番。

      虽然赵氏送来的东西很不好,但是在清茗的细心照料之下,苏明月在床上躺了几天之后,就慢慢的好了,额头上也只剩下一个疤了,应该不会留下印痕的吧。这几天,苏明月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虽然有些清贫,条件不是太好,但是没人打扰她,够清静。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人都在忙着准备苏明珠的备嫁之物,一个月之后就是苏明珠嫁给璃王做正妃的日子了。

      苏明月静下心来,想想现在其实也挺好的,被璃王休了之后,就不用再嫁人了,自己的日子也就清净了,等自己身体养好了以后,就要让清茗去买一些东西回来,重新开始制作自己的毒药,不管怎么说,在这里都要有一点依靠的东西,以此来防身。

      本文标题: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14226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