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生命的路

  • 作者: 清风心语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3-05-07
  • 被阅读
  •  

     我和新中国一起诞生,踏着新中国的脚步一起成长。从童年起我就经历了一个国家从弱小到强大的每一个时期.很久以来,我就想用我这支拙劣地笔,写出我的故事,写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怎样经力过千辛万苦。我衷心的希望它强大,永远屹立在世界的巅峰。
                    ——题记
     
     
       【上】
     
    年的冬天,太行山早早就被暴风雪牢牢的封住了,狂风夹着雪花打着滚的飞旋。在悬崖的峭壁的小路上,有几个人在跌跌撞撞的向前慢慢地移动着,走在前边的人不断地催促着:快点大婶,蓉儿就要生了。
    唉,这路真难走,雪又下的这么大,这样的鬼天气谁还出门啊。要不是看在蓉儿爷爷的面子上,说啥我也不能来啊。走在后面的老妇人抱怨地说。几个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走着,一阵狂风吹来,每个人都忐忑不安,唯恐跌下山崖。

       “大家互相拉紧了,不要掉下去,小心啊!一个男人大声地喊着,这个男人人就是蓉儿的弟弟柱子。姐弟情深,柱子自小就是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长大的。姐姐就像母亲一样照顾着他,有好吃的好玩儿的总是会紧着弟弟,姐姐此时难产,柱子心像油煎一样,生怕有个什么闪失。看到这个情景,就不由分说的背起老妇人就往前走。快放下我,柱子,这不行啊!那老妇人一面用拳头捶打着柱子的后背,一面带着哭腔喊着。

       “王婆婆,求你啦,姐姐难产,你就救救她吧!求你啦,看在我们两家多年的交情上,你就帮一把吧,这可是两条人命啊。那老妇人不挣扎了,任由柱子背着她,艰难的向前走去。

        老妇人姓王,年轻的时候,丈夫上山打猎跌下了山崖,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生活非常艰难,是蓉儿的爷爷不断地接济她们,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他们娘几个才能勉强度日。王婆婆一直都很感激蓉儿的爷爷,这次蓉儿难产,她二话没说就跟来了,不想正赶上这鬼天气。

        终于看到了胡家坳,这是一个不大的小村庄,只住着几户人家。远远地就听见一阵阵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救救我吧,我不行了……”几个人赶忙加快了脚步来到门前。柱子放下王婆婆,就要跟着一起进去,王婆婆转身就把他挡在门外
    “产婆的房间,是不能随便进的,你在外面等着吧,快去烧点儿热水。”年轻人转身箭一般冲进厨房烧水去了。
    婆婆进了房间对着床上惨叫的女人说:“蓉儿别怕,我来了”床上的女人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大叫着:“婆婆快救我,我不行了。”“蓉儿不怕,我叫你用力你就用力,不要这样大喊大叫,力气用完了你怎麽生孩子?”蓉儿听话地抓住被角,较紧嘴唇。
     

        老妇人给她认真地检查了一下说:蓉儿你用力不怕蓉儿大叫一声。再用力!老妇人鼓舞道。蓉儿大汗淋漓,头发已经被汗水浸透,一绺一绺的贴在额前,她只有一个信念,再疼都要把孩子生下来,就这样,在蓉儿不断地哭叫声中,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大声哭喊着来到了这个世上

    儿用小被子包好,一面笑吟吟地对来人说。
    蓉儿的母亲走近前看了一眼又是个赔钱货!叹了一声气,转身就向外走去,顺手把刚带来的一碗荷包蛋也端走了。

        躺在床上的蓉儿眼泪扑扑簌簌掉了下来。这个家不喜欢女娃,自己就是从小被当成男孩子用。上山打柴,下地干活,推碾磨面,什么活都得干。
    蓉儿不哭,坐月子不能哭。你看娃儿多漂亮啊,好好的把她养大。俗话说女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我就喜欢女娃。婆婆宽慰着蓉儿说。蓉儿流着眼泪接过了孩子,哦,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啊,眉清目秀的,蓉儿紧紧地把孩子抱在怀里。给孩子起个名字吧。婆婆看着女孩说。他爸在省城还不知道,等他回来再起吧。蓉儿虚弱的说。那就先叫妞儿吧,等她爸回来再说。王婆婆慈爱的微笑着说,蓉儿点点头。

        冬去春来,冰雪融化。蓉儿每天下地干活,孩子就用被子围在床上,经常饿得哇哇大哭。这时蓉儿的小姨就会进来给孩子喂米汤,换尿布,悉心照料。

        蓉儿的小姨长得清秀美丽,蓉儿听母亲讲,小姨曾经嫁给一家大户人家做小,很受欺负,就跑回娘家,再也没回去。因为小姨绣的一手好绣品,可以贴补家用,所以老外婆才没有逼她再嫁。妞儿就是这样在姨婆照料下长大了。
     
    婆很漂亮,她的绣品就像她的人一样漂亮,不断有人来上门订活。姨婆就这样整天的绣呀绣呀,妞儿总是会听见姨婆深深的叹息。妞儿也正是看着姨婆针起针落的叹息声中渐渐长大了……

     姨婆,你怎么老是叹气啊?妞每次听到姨婆叹息声,便会好奇地问。
    叹气很舒服啊。姨婆这时就放下手里的绣活,把妞儿搂在怀里,疼爱的笑着说。
    ……”妞儿也长长叹了一口气。姨婆这时就笑得前仰后合,你这个傻丫头,叹什么气啊!

     姨婆你就这样天天绣天天绣,我好想穿一双你给我绣的花鞋啊。妞儿盯着姨婆的脸恳求着。
    姨婆,我看见你叹气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泪。姨婆,是不是妞儿不乖啊?妞儿用小手摸着姨婆的脸,满脸稚气的说,姨婆,妞儿以后一定听姨婆的话,不惹姨婆生气。
    ”“哎呀,看咱们的妞儿多乖啊,小嘴这么甜,赶明儿姨婆给你做一双绣花鞋。姨婆搂着妞儿轻轻地晃着。真的?妞儿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姨婆笑着点点头。

     哦!我要穿花鞋喽!妞儿大叫着跑出门外,她迫不及待的要去告诉妈妈。哎呦!妞儿一出门就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你怎么搞的,怎么不看路?原来是邻居家的男孩子,他比妞高出一头,一脸的严肃。
    …………我不是故意的。妞儿吓得哭起来了。
    哎呀,不哭了嘛,我带你去玩儿,好不好?那男孩子一见妞哭了,一下子慌了神。妞儿用小手摸着眼泪点点头,从此他们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那个男孩子叫山娃,他每天跟父亲上山打猎,砍柴,挖草药……妞儿很想跟他一起去,可总是被赶回来。山娃每天回来都会给妞儿带一大把野花,编个花环戴在妞儿的头上,妞每次都乐得又蹦又跳,山娃的大黑狗也跟着打转转。

     妞儿特别喜欢大黑狗,她每次吃饭都留一小块饼子,悄悄地放在口袋里,带去给大黑吃。大黑吃完饼子,就打着滚儿,围着妞儿直转圈儿,常常把个妞儿逗得咯咯直笑。

     一天山娃打猎回来,悄悄地向妞儿招招手,妞儿飞快地跑过去。这是山果,又酸又甜很好吃,都给你。山娃从口袋里掏出一推红红的山果,一面递给妞一面洋洋得意地说着。妞儿拿起一个放在嘴里,酸酸的,甜甜的真好吃。都是你的,明天我再给你摘。
    妞儿一边吃着一边对山娃儿说:山娃哥,明天也带我上山呗。
    不行,你太小了,等你长大了我一定带你去。山娃扶了扶妞儿的花环,认真地说。
    你说话算数?山娃点点头说:肯定算数
    哦,我要快长大,我要上山了……”妞儿高兴地跳起来,彷佛她一下子就长大了。

     一天,妞儿在大门口跟大黑玩儿,姨婆拿着一双鞋笑吟吟地走过来,妞儿,过来试试鞋。妞儿飞快的跑过去,坐在小板凳上小心地把脚伸进鞋子里。
    正合适,站起来走走姨婆满脸疼爱地说。
    妞儿小心地把脚踩在地上,左看看右看看,生怕一动鞋就会坏了。粉红色的鞋面上绣着牡丹花,真漂亮啊!

       这丫头,走两步给姨婆看看。妞儿小心的走了一步又一步,突然,妞儿转过身抱着姨婆大叫着:姨婆你真好,好漂亮啊,我可以穿吗?”“傻丫头就是给你做的,你当然可以穿了。姨婆笑呵呵地说。
    哦!我有新鞋穿喽!妞儿跑去给母亲看。
    母亲这时正在磨坊里推磨,妞儿拉着母亲翘起脚来兴致勃勃地说:妈,你看我的鞋多漂亮啊!母亲蹲下身来,仔细地端详着鞋子,抬起头来对姨婆说:小姨谢谢你。
    这时姨婆笑呵呵地走过来:蓉儿把妞儿给我吧!,让她给我做个伴儿,好不好?母亲的脸霎时暗了下去,转身推起了石磨,石磨在吱吱呀呀的呻吟声中转了一圈又一圈。

     妈怎么了?你不高兴了?妞儿跟着母亲焦急地说。这时妞儿看见母亲的脸上挂着晶莹地泪水。妈你不要哭,你怎么了?妞儿抱着母亲的腿哀求着。母亲蹲下身抱着妞儿呜呜地哭起来。

     蓉儿怎么了?我就那么一说,你哭什么啊?姨婆拿出手娟给母亲擦眼泪。小姨,不是我不想给你,是我实在舍不得啊。母亲硬噎的擦着眼泪。好啦,蓉儿,我不要你的宝贝女儿了,你也不要哭了。”“小姨!母亲哭着扑在姨婆的怀里。

     就这样妞儿在期盼和等待中,在姨婆的叹息中,在母亲推磨的吱呀声中一天天长大。
     
    【中】
       
         去春来,冰雪消融,太行山苏醒了。村口的老槐树枝头钻出了嫩芽,山雀欢快地蹦跳着鸣叫着。山林的树丛中不时地跑过一两只野兔,松鼠也在树上跳跃着,山花烂漫,随风摇摆,就像一群活泼的少女婀娜多姿。

     妞儿也像这春天一样出落得越发的亮了。每天跟着山娃儿,上山打柴,挖草药。母亲这时总会发出一声叹息:这怎么得了?野的像个男孩子。将来见了他爸,怎么交代啊!妞儿似乎根本不顾母亲的反对,依然是我行我素,跟着山娃儿山上山下的跑,母亲看有山娃儿跟着,索性不去管她了。

     山娃儿家养了一条大黑狗,经常跟在山娃儿和妞儿的后面,跑前跑后。妞儿很喜欢大黑,经常从家里带饼子喂它,跟着大黑跑来跑去地玩耍,总可以听到妞儿一阵阵银铃似的笑声。

     当清晨的第一缕晨曦照亮了太行山,妞儿在鸟儿清脆的啼鸣声中醒来,跳下床就像门口跑去。昨天山娃儿说要跟爹出山去,妞儿也很想去看看山外面的世界,纠缠着山娃儿的父亲土根伯也要去,土根伯没有答应,妞儿就想一大早守在山娃儿家的门外,偷偷跟着他们。
    没曾想,妞儿一露头就被刚出门的土根伯看见了:妞儿,我们今天是出山办事,等到秋后,我再带你出山玩儿好不好?
    妞儿撅着嘴,低着头一声不吭。土根伯见妞儿不高兴的样子,笑着摸摸她的头我把大黑给你留下,你跟他好好玩儿,回来我给你买好吃的

     山娃哥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妞儿不情愿地说。
    土根伯拽拽妞儿的小辩子你还小嘛”“我不小了,我都六岁了妞儿不服气的辩解道。
    哎呦,妞儿都六岁了,长成大姑娘了,以后我看谁还把咱们的妞儿当小孩子看。土根伯哈哈大笑着。
    这回伯伯真的有事,下次一定带你去。土根伯和山娃儿一起向山路走去,山娃儿一边走,一边对着妞儿扮了个鬼脸,拍了拍大黑的头,就跟着父亲走了。

     大黑跟着山娃儿跑了一段路,就回来卧在妞儿的身旁。妞儿每天站在村口,望着那条崎岖的山路,期盼着山娃儿的归来。

     十几天后,土根伯和山娃儿回来了,同行的还有十几个人。妞和大黑迎了上去:山娃儿哥你们回来了?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妞儿好奇地问道,山娃儿挤挤眼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从这起,土根伯就跟着这些人,漫山遍野地跑着。

     山娃儿,你爹这是干什么呢?母亲拉着妞儿的手问山娃儿

     爹是想修一条通向山外的公路山娃儿对母亲说。

     好啊,这是咱山里人几辈子的梦想,有了公路,山里人就可以走出大山了母亲欣喜地说。

     秋后场光地净后,土根伯召开了几个村子的村民大会,动员大家开山凿石修公路,村民们都踊跃报名,母亲也参加了铁姑娘队。上山,土根伯带领着大伙一起跪在山神庙前,土根伯两手举起一碗酒对着山神爷爷的像大声地说:山神爷爷,为了胡家坳的老老少少,我们必须要修一条通往山外面的公路,求你老人家答应我们吧,保佑我们顺顺利利修通这条公路,我代表胡家坳的乡亲们给你磕头了。根伯一碗酒泼在地,随即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土根伯站起来,大手一挥;……”

     从此后,一声声暴炸声打破了山里的宁静。妞儿跟在山娃儿的后面,每天都往工地上跑。大老远就听见工地上的大喇叭放着歌曲,开山的炮声一阵又一阵。

     山娃儿你们跑来做什么?快回去,土根伯大声喊着。山娃儿拉着妞儿急忙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大黑也机警地趴下。别躲了,我看见你们了,快回去,这里危险土根伯焦急地喊道。

     爹,我们就在这里看看,不过去山娃儿拉着妞儿探出头来。

        “不行!快回去!土根伯命令道。山娃儿拉着妞儿不情愿的往回走。

       听着那轰轰的爆炸声,山娃儿拉着妞儿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向工地的方向张望,半山腰隐隐约约地有几个人,身后悬着一条绳子,在悬崖上游荡着。
    山娃儿哥,他们在干什么妞儿紧张地问他们在打炮眼儿山娃儿悄悄地说。就这样,在轰隆隆的爆炸声中,冬天悄悄地来临了。
     
     天渐渐地的冷了,工地上的爆炸声更响了。听母亲说,老支书准备在春天来临时,把公路修通,大家就把家安在工地上。
     
    一天土根伯叫山娃儿送粮食上工地,妞儿死活都要跟着去,山娃儿拗不过妞儿,就带她上了工地。
     
     老远的就看到工地上彩旗飘飘,歌声震天响。山娃儿推着独轮车,加快了脚步,一边还不停地催促妞儿快跟上。独轮车吱扭扭地响着,妞儿加快了步子紧跟着,大黑也不停地跑前跑后。
     
     到了工地,山娃儿把粮食送到食堂,带着妞儿就上了工地。在山崖下面,紧靠着崖壁是一排铺着麦秸杆儿的地铺,一阵山风吹过,妞儿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怎么能睡人啊?妞儿仰起头问山娃儿,山娃儿莫不作声。
    好一会山娃儿才对妞儿说:我想留在这里,你跟大黑回去吧。
    不,我也要留在这里妞儿坚决地说。
    听话,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再来山娃儿一边哄着妞儿,一边把一个窝头塞在妞儿的口袋里。
    山娃儿你也回去吧,以后你就管往山上送粮食。土根伯走过来对山娃儿说。
     
    爹,工地上这么紧张,我还是留在这里吧。
     
    总得有人送粮食吧,不然大家饿着肚子怎么干活?土根伯摸了摸山娃儿的头说:听话快回去,路上小心山娃儿不情愿地推起了车子,带着妞儿回村了。
     
    入冬了一阵阵北风吹过,天空飘起了雪花,太行山穿上了雪白的冬衣。工地上没有因为大雪纷飞而停止爆破,可是进度却越来越慢,冰雪严寒,增加了工程的难度。山娃儿的独轮车,没有因为风雪而停止转动。
    这天的风雪更大了,吃过饭妞儿走出大门,看见山娃儿往独轮车上装粮食,就走了过去:山娃儿哥今天的雪下的这么大,你还要上工地啊?妞儿担心地说。
    工地上有没有粮食了,再不去就要断粮了。山娃儿一边捆着绳子一边说。妞儿摸摸粮食口袋,看着漫天的大雪铺平了山路。
    这路这么难走,山娃儿哥你可要小心啊!”“知道啦,你这个小丫头,好好在家不要出去啊妞儿一声不响看着山娃儿推起车子走上了山路。
    妞儿带着大黑一声不响,悄悄地跟在后面。独轮车吱吱扭扭艰难的在山路上走着,一阵山风吹过,山娃儿歪了一下。妞儿见状,飞快的跑上去,用她那稚嫩的肩膀试图挡住车子,不料脚下一滑,身体顺着山坡滑下去。大黑箭一般的扑上来,一口咬住了妞儿的花棉袄。山娃儿这时也停好了车子,跑过来和大黑一起把妞儿拉了上来。
    你看多危险啊,快回家,听话。山娃儿一面掸着妞儿的花棉袄上的雪,一面对妞儿说:好好在家,你看大家都这么忙,你不要添乱了。大黑!大黑跑过来,山娃儿摸摸大黑的头,拍了拍快回去吧!大黑转身跟在妞儿的后面,妞儿向山娃儿招招手山娃哥,你要小心啊!
    放心吧!快回去妞儿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山娃儿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     谁知这一走,山娃儿就再也没有回来。山娃儿把粮食送到工地上,在回来的路上,滑下了山崖。几天后。村里的人在山崖下找到山娃儿的尸体,山娃儿早已是面目全非了,这年山娃儿十八岁。
     
    听村里的老人说,山娃的娘就是在山娃儿两岁的时候,不小心滑下了山崖。土根伯发誓一定要修一条通往山外的公路。
     
    山娃儿就埋在娘的身边。土根伯站在墓前说:山娃儿娘,山娃儿跟你就伴儿来了,你不要怪我,我就是豁了老命,也要修通这条公路。母亲拉着妞儿站在土根伯的身边,妞儿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大黑蜷伏在山娃儿的墓旁,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呜咽的哀嚎。土根伯擦了擦眼泪,带着村里的人走向了工地。
    母亲也拉着妞儿往村子里走,妞转过身大叫着大黑,走啊大黑一动不动,依旧是蜷伏在哪里。妞儿跑回去,抱着大黑使劲地往起拉,大黑还是一动不动。
    母亲走过来对妞儿说:大黑太伤心了,让它在这里陪陪山娃儿吧。一会他就回去了。”“真的吗?妞儿不相信地问真的母亲低低的回答着。
     
    大黑,一会你快回家啊,山娃儿哥不在了,你还有妞儿啊大黑抬起头,看着妞儿,眼睛里满是泪花。妞儿地大声哭起来了山娃儿哥,你叫大黑回家吧,在这里他会冻死的。母亲一把地抱住了妞儿,不住地流着眼泪妞儿回家吧。大黑一会就回家了,你让他在这里呆会儿吧。妞儿被母亲拽住一步一回头地回家去了。
     
    几天过去了,大黑还是没有回家。妞儿和母亲来到山娃儿的坟前,大黑依旧是那样卧着一动不动,身上覆盖了一层雪。妞儿急忙抱住大黑的头,大黑的身体早已冰凉了。妞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妞儿病了,高烧不退。母亲急的不断用凉毛巾敷在妞儿的额头上,用筷子撬开妞儿的嘴巴,把温热的汤药灌进去。一向不喜欢妞儿的外婆,此刻也跪在山神爷爷的像前,不停地磕头。
     
    妞儿一直昏睡着,睡梦里,她梦见山娃儿把一个花环戴在她的头上,拉着他沿着山路不停的跑啊跑啊……大黑也兴奋地跑前跑后。突然妞儿脚下絆了一下,身体滑向了悬崖边,妞儿大声地喊着:山娃儿哥,快救我啊……”“醒了醒了!妞儿听到一阵阵喊声,朦胧中,她看到母亲不住地擦着眼泪,外婆也高兴的直嘟囔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妞儿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母亲的手山娃儿哥呢?他在哪儿啊?大黑呢?母亲不停地擦着眼泪妞儿,你吓死妈了。你病了快躺下,你山娃儿哥他……母亲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妞儿的病好了。每天就坐在大门槛上,望着远处的大山,一声不吭。那个活泼爱笑的妞儿,如今是痴痴呆呆。母亲担心地对外婆说:妈,我想捎信让妞儿的爸回来,如今这公路也修通了,回来也容易了外婆看看妞儿点了点头。
    不久妞儿的父亲就从省城回来了。
     【下】
         春风吹绿了太行山的时候,妞儿的父亲回来了。母亲和外婆在张喽着茶饭,妞儿就躲在门后打量着父亲。父亲看上去很和蔼,和村里的乡亲们在聊天。
    老支书土根伯接过父亲递给他的一只烟妞儿他爸,咱山里缺水啊,你看能不能跟省里申请一下,给咱调拨一点资金,咱们要引漳河水进山。
    父亲沉吟了一下现在咱们国家正是困难时期,要靠我们自己,艰苦奋斗,自力更生。我尽量向省里申请一下,资金不会太多,还的靠我们自己父亲一脸的歉意。
    土根伯摇摇手这个我懂,我们一定会把漳河水引上山的土根伯坚决地说。
    父亲拿出烟和糖果分给大家,又抓了一把递给妞儿:妞儿怎不叫爸爸?妞儿跑到母亲身后躲起来。母亲蹲下来摸着妞儿的脸蛋:妞儿,那是爸爸,快,快叫爸爸妞儿抱紧母亲,把头深深埋在母亲的怀里。
    吃饭的时候,父亲问母亲:妞儿起名字了吗?母亲摸着妞儿的头说:还没有,这不等着你回来给她取名字吗?
    父亲沉吟了一下就叫萍吧,有浮萍一样的人生妞儿的脸红了。父亲把妞儿拉到身旁对母亲说:这次我是来接你们的,妞儿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你收拾一下,咱们明天走。
    快,我还想帮妈收完麦子再走呢
    我还有很多工作,不能多耽搁,你收拾一下,咱们明天走父亲坚决地说。
    听着父亲的话,似乎这次真的要离开外婆家了。妞儿是多麽不想离开这里的大山,这个美丽的小山村,何况这里还有山娃儿哥和大黑。想到这儿,妞儿溜出门去一直跑上了山。
    她来到山娃儿的坟前,把采来的野花编成两个花环,放在山娃儿和大黑的坟头山娃儿哥,我要走了。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来看你。
    妞儿……妞儿……听到母亲在山下叫她,妞儿回过头看了一眼,一刹那间,妞儿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
     
    第二天一早,妞儿和母亲父亲一起上了开往省城的长途汽车。妞儿的脸贴在玻璃上,看着巍峨的太行山,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庄。此时汽车正颠簸在凹凸不平的公路上,这条公路就是老支书带领大家啃着窝头修出来的那条公路。妞儿彷佛看见山间的小路上,山娃儿哥推着独轮车往工地送粮食,大黑欢快的在后面跑着。妞儿流泪了:再见了生我养我的太行山,再见了土根伯,再见了山娃儿哥,再见了外婆……妞儿睡着了。母亲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汽车一路颠簸着向山外奔驰而去……
     
     
     
     

                        

     

      本文标题:生命的路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12843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金彤 清风心语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67篇
    • 获得积分:48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