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与春天同在

  • 作者: 范宇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5-02
  • 被阅读
  •   2月3日的时间指针走过凌晨0时的分界线,我仍像往天一样背靠着床屏,在笔记本电脑上整理着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采访资料,加班写着一篇篇来自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的新闻稿件。身旁的妻子和两岁半女儿伊伊已经熟睡,从她们安详的脸上,我能够感受到岁月的平静与生命的坚韧。

      对我们这个生长在蓉城的普通家庭而言,这是立春前夕的一个日常深夜。

      0时5分,我的笔记本电脑突然颤抖起来,伴随着一起颤抖的还有一旁的衣柜门、玻璃窗和头上的吊灯。我感觉到一头的眩晕。“地震。”我赶紧连着被子一同抱着伊伊往门外跑的同时,高声叫醒熟睡中的妻子。妻子还没回过神时,大地的颤抖已经结束,伊伊在我怀中仍然安详地睡着。或许,在伊伊的梦乡或意识里,有爸爸妈妈的世界从来都是春风暖阳、百花绽放。那么,就继续睡吧,无论是大地的颤抖,还是病毒的肆虐,我和妻子都会尽最大的努力为她构筑一张严密的防护网,希望她如同春天里万紫千红的花一样盛开在最美好的年华。

      这时的微信朋友圈是清一色的关于地震的消息或感触,还有一个个抖机灵的段子开始流传开来。近几年,常常在网络上看到对于四川人而言“五级震不醒,六级不起床”的段子,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自我宽慰,无论经历过多少,当地动山摇时,生命的本能仍然促使我们向着生的方向拼命奔跑。每一个段子都是一次历练,每一个感触都是一次成长,人生就是在一个个段子中消解恐慌,在一个个感触中抵御荒芜,最终收获的是对生命的敬畏、对岁月的珍重。

      “成都市青白江区发生5.1级地震。”这是近年来地震离我最近的一次,也是震感最强烈的一次,仿佛一下子就把我的思绪拉回到12年前的5月12日下午2时28分。这对每一个四川人而言,都是一段难以忘记的疼痛史,深深镌刻在我们的心门之上。彼时,我正在老家小镇上念高中,平生尚未经历过大灾大难,对生死的概念仍然停留在身边亲人的离世。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令山河摇晃,我摇摇晃晃地跟着疏散的大部队来到学校操场,心里只感到一阵阵未知的恐惧,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后来,通讯逐步恢复,老师们告诉大家汶川发生了大地震,一个个实时更新的伤亡数字和失踪人数,让我第一次对无法抗拒的灾难有了较为深刻的感知。

      生命的脆弱和坚强同在,灾难的疼痛与感动同行,逆流而上的人们并非不懂得珍惜生命,而是他们早已明悟:总要有人站在一线与天崩地裂斗争,人类的生存史和文明史才有可能在一次次大灾大难中续写。那一年,我偷偷躲在被窝里哭了好几场,既为离开的人们,也为逆行的人们。那一年,我承认是我心智成长最快的一年,开始慢慢探寻生命的意义,逐渐懂得岁月的无常和无我的伟大。

      一个个春天的阳光如约洒向这片古老的大地,一朵朵娇艳的鲜花不期盛开在生命的年轮,一缕缕心中阴霾慢慢散去,沉淀的是一次次生命的礼赞和生活的感悟。2015年5月,绵阳市举办“百家党报总编重走灾区绵阳看创新”活动,我有幸跟随时任资阳日报社副总编辑王斌一同前往参加。这期间,我首次来到汶川地震的重灾区北川,历经7年浴火重生的北川新县城和作为废墟遗址保留的北川老县城,在阳光下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边是历史的记录,一边是历史的创造,记录是为了铭记,创造是为了重生。两个县城就像是两个生命的对话,一个代表过去,一个代表现在和未来,当我们站在山头回望时,难免会有些疼痛的忧伤,可更多却是生命话语间留下的种种人生选项与可能。

      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对话,最能洗涤人世间的种种杂芜与污垢,晾晒出最本原的人生价值和最本真的天地情感。

      在地震留下的废墟之上,我发现另一对生命之间的对话。有一位姓成的母亲,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悼念在地震中丧生的孩子,把想对孩子说的话写在一条条横幅上,让它在风吹日晒中与废墟成为共情的永恒。我去时,这位母亲已在废墟之上挂了六条横幅,横幅之上写满她思念,也映衬着她面对生活的勇气,来到这里,或许更为告诉孩子,“在人间,妈妈会好好过”。我将这个故事镌刻成一篇散文《第六条横幅》,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仍被这个故事感染着、启示着——

      面对防不胜防的大灾大难时,被悲伤与疼痛裹挟在所难免,被大爱无疆与同舟共济的潮水包围无可回避,但作为一股涓涓细流汇聚成抵抗灾难的洪流同时,也应该在云淡风轻时从茫茫人群中钻出来,把更多的目光聚焦到一个个具体的生命个体上。余秋雨说:“个体生命的完整性、连贯性会构成一种巨大的力量,使人生的任何一个小点都指向着整体价值。”我深以为然,当一个个生命个体的星星之火点亮人性之光时,整个世界都会充满光明。不妨,把宏大的叙事回归到个体生命的诠释,或许你不经意间的某个善意回眸,对某个体生命就是一次开悟,菩萨低眉亦不过如此。

      慈善的目光总能与生命对视,不忍的内心总能与天地对话。

      时光恍惚间回到眼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启动之初,我便以一名记者的身份,记录着这座与武汉隔着1300余公里城市防控疫情的某些截面,刻画着不同人群共同面对一场没有硝烟战争的某些片段。山川相连,风月同天,我感动于这座城市尽心竭力支援湖北及武汉的一次次果断行动;山河无恙,共盼春来,我也感动于这座城市齐心协力与疫情战斗的团结精神;草木蔓发,春山可望,我更感动于确诊病例乐观向上与病魔顽强斗争的精神……在疫情防控一线,我记录着、感动着、期盼着,希望春暖大地时,这座城市的每个人都与春天同在,将大好的春光揽入胸怀,一起放飞生命的希望。

      晋某某是我所在县城里,第一例确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他从武汉独自驱车回到家乡,不久便因身体不适,收治在县城里唯一成都市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疗机构。他回到老家后,便独自将自己隔离起来,没与任何人密切接触,包括其家人。直到身体感到异常,被定点医疗机构收治。尽管如此,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像肆虐的风一样,在市民群众的微信群、QQ群里到处乱窜了一阵。深深的忧虑情绪,爬上一个个生命个体的额头,成为这座城市的集体隐忧。

      谣言止于智者,更止于现实。当晋某某治愈出院时,释放出一个强有力抗击疫情的积极信号,被一个个生命个体吸收转化后,最终成为这座城市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坚定信心。集体与个体,就像一座山与一棵棵树的关系,当高山岿然不动时,作为生命个体的树就有了栉风沐雨的坚韧与向阳生长的乐观。隐忧与信心之间,是生命之湖应对外界变化掀起的波澜,只有我们更加笃定生命的力量,波澜才不会层叠成摧毁堤岸的滔天巨浪。

      笃定生命的力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当得知一位故人因密切接触过确诊病例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时,心头也难免掠过一丝隐忧。“沧海横流,但愿保重”,我带着几分担心在她的微信朋友圈最新一条信息下面写下如此评论,她却十分乐观地回复道,“待春暖花开时,我与春天同在”。再无多言,我却能够强烈地感受到她内心的那份笃定,以及笃定生命的磅礴力量。

      我被这样的力量深深感染着。

      她是一名护士,也是第一批写下请战书,要求到防控疫情斗争第一线战斗的医护人员之一。在我的同学和朋友中,有不少分散在各地各医院的医护人员,从他们的微信朋友圈里,我看到了一份份按着红手印的请战书,也看到了一个个生命个体逆行的勇气。他们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是“最美的逆行者”,只认为在平凡的岗位上就应该有一份平凡的坚守,而这样的坚守何尝不是生命的力量呢?他们或许不会成为历史的铭记者,却一定会成为历史的共同书写者,为许许多多的后世人写就生命价值取向的生动范本。

      立春一过,阳光就明媚地倾泻在万物生长的大地上,往常熙熙攘攘的街上仍然没有几个人,我的那位故人也还没有解除医学观察,但我相信她以及这座城市的所有人,此时此刻都与春天同在。

      伊伊隔着玻璃窗,向着春天的阳光,笑了。

      而我和妻子,看着与春天同在的伊伊,也笑了。

      2020年2月12日于蓉城

      注:本文原载《美文》2020年第4期。

      本文标题:与春天同在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84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范宇 范宇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05篇
    • 获得积分:74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