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聆听脚步声的母亲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1-05
  • 被阅读
  •   我以为时间是最好的医生,会医治昨天的伤痛;我以为时间是高明的盗贼,会偷走绵绵的悔恨。可是,我错了。只要想起母亲,想起独自坐在二楼沙发上,聆听我们脚步声的母亲,我所有的坚强,所有的隐忍,顷刻之间溃不成军。

      二楼那张靠近楼梯口的红木沙发是您的“专座”。这张沙发背靠着楼梯口,一打开二楼的门就能见到。放沙发的位置原来放电视柜,您要把沙发换到靠近门口的地方,这样一变动,电视线路就要改,父亲不同意,可是您执意要换。我不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站在父亲这边反对您。现在我明白了,您是想坐在靠近楼梯口的地方,听清楚儿女归家的脚步声啊!

      每天您把沙发擦得干干净净,前面的茶几也擦得一尘不染,上面摆放着水果、饼干糖果之类的东西。每天,您就坐在这张沙发上吃饭、看电视、打毛衣。不解风情的父亲总是早早睡觉,您独自一人寂寞地坐在沙发上,有时看着电视就睡着了。我催您早点睡觉,您总是问,你哥回来了?你弟回来了吗?一听说他们还没回来,您就说还不困。一直等他们都回家了,把一楼的大门反扣上才去睡。

      我想起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您独自坐在沙发上,等待夜归的孩子。“踏踏踏”,脚步声自下而上,一声,两声……近了,您满心欢喜,把头从编织的毛衣中抬起来,整整衣袖,揉揉惺忪的眼睛,微笑着等待脚步声走进您的视野,甚至心急地走到门口迎接。我们进来了,问一声“妈,您还没睡?”您高兴得手足无措,每一条皱纹都溢满了慈爱。“饿了吧?”您给我们拿水果,递糖果。这些甜食您都不敢吃,摆在茶几上是专门给我们吃的。等我们坐下来,吃着东西,您就坐在一旁,慈爱地看着。

      您盼望的脚步声,您打我们学步就开始聆听的脚步声,有时并不停留在您的二楼。脚步声继续向上,三楼,四楼,五楼,我们的脚步声停留在自己的小窝。我们常常顾着自己的事,生意,工作,生活,娱乐。我们忘了,我们必经的二楼,有母亲焦急的等待,有母亲卑微的希望。现在一想起您焦急等待的情形,我就心痛不已。走进二楼,给您问声好,陪您说一会话,道一声晚安,这么简单至极的事,我们为什么忽略了?等我们明白过来时,已没有机会了!

      从2006年开始,你的病情加重,身体虚弱不堪,连走路都打颤。母亲,我忘不了那一天。您的大儿子,那天早上他来二楼吃您亲手做的早餐,少有地告诉您他要到外地执行任务。就在那一刻,您的心开始揪紧。从太阳挂上楼顶到万家灯火如天上的星星,您的心就不曾松过。您不知从哪儿听说,到外地执行任务的法官被人打了。您赶紧打大哥的手机,无法接通。您拖着病躯,疯了似的到处打探消息。那一夜,您和衣守在电话旁,战战兢兢守候着生死未卜的明天;那一夜,您流着泪幻想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每一次声响,您都挪到门口,又失望地回来。

      当冬阳懒洋洋地洒在窗台,您终于听到了听了几十年也不厌倦的脚步声。您箭似地奔到门口。我简直无法想象,一个连走路都困难的病人,居然有如此的爆发力!您拉着大哥的手说:可回来了!一句也不提这个寒冬夜您是如何心急如焚地等待。大哥淡淡地说,手机没电了,就“咚咚”地上楼了。

      不只是脚步声,就连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的喇叭声,您也能分辨得出哪一声是我们的。“嘟嘟嘟”,像是作战的号令,您放下手头的一切,颤抖而又欢喜地下楼,给我们打开大门。然后像佣人般卑微地站在一旁,恭迎我们的车开进家门,又讨好地看着我们从车上下来,接过我们手中的东西。母亲,您知不知道,您卑微的身影,讨好的笑容,是怎样刺痛我的心?无论孩儿如何玉衣锦食,我们依然是您的孩子啊!您真的不必如此卑微谦恭。妈,您行动不方便,不要下楼开门!这样的话,我们说过无数次了。您总是说,没事,我下楼当是锻炼身体。

      那一次您听到弟弟回家的脚步声,这个总是叫您操心的小儿子终于回来了。您赶快下楼。您走得太急,脚步浮空,一个趔趄从楼上摔下来,摔断腿骨。糖尿病人,最怕迸发症,这一摔您的病情雪上加霜,您很久起不了床,恢复不了元气。当病情稍为好转,一听到熟悉的声响,您又挣扎着要下楼开门迎接。父亲骂您作贱自己。我们也狠狠地训斥您,您像犯错误的小学生任我们批评。您不能下楼了,就扶着墙一步步挪到二楼的门口,像一尊沧桑的塑像站在那里迎接我们。您的爱已成为习惯,我们的脚步声就是号令,已渗入您的血液,成为您生命的一部分,无法更改,无法叫您听而不闻。

      您走后我遇到了照顾过您的梅姐,她抹着眼泪说起您的事。您偷偷托人算命。算命的说,您今年有难,恐怕躲不过这个劫。您问算命的有什么化解的办法?算命的说要到庙里添粮。您多次跟我们提出去添粮,每次我们都批评您迷信,不理不睬,实在扭不过才不情愿地送您到庙里。

      您说要一整天都在庙里,叫我们回去,晚饭后再来。我们都回去了。梅姐说,那一天您拖着病躯,独自一人提着贡品、大米,按照师傅的指引,一座神一座神地跪拜,一个香炉一个香炉地添加大米。您走走停停,歇歇走走,实在走不动了,手脚并用,在地上爬!别人只用半天就完成的程序,您花了整整一天!您哭了,您多么希望听到我们前来的脚步声啊,您多么希望我们来帮帮您。可是,您没有打电话给我们,您没有告诉我们您的惶恐与痛苦!

      添粮之后,您的病情并没有好转,算命的又是说您这年有劫数。您更害怕了。您怕我们批评您迷信,您不敢告诉我们您的痛苦,您的惶恐。您独自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您每天每夜坐在沙发上,像往常一样聆听我们的脚步声。那段时间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希望听到我们的脚步声,希望我们到二楼来坐一坐,陪您说说话,驱散内心的孤独。

      一想起让您独自承受那巨大的痛苦与凄惶,想起您坐在深夜聆听我们的脚步声,我就无法原谅自己,泪水如同打开的闸门。哥哥说,如果知道您是那么孤独,情愿放下所有的一切陪您。可是时光不能倒流,一切都太迟了!子欲孝而亲不在,母亲,您是我们永远的遗憾,一生走不出的疼!

      本文标题:聆听脚步声的母亲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695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