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寒山寺的钟声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1-05
  • 被阅读
  •   苏州除了有闻名遐迩的园林,还有千年钟声。这是从唐朝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传出的钟声。这钟声穿越千年时空,代代相传,一直回荡在二十一世纪的天空。
      寒山寺的钟声早己敲响,也有无数人听过。只是那时的寒山寺的钟声,没有后来的家喻户晓,声名在外。
      使寒山寺名扬天下的,是唐代诗人张继。
      一千多年前,赴京考试的张继,没有如愿地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他带着一身的落泊返回故乡。途经寒山寺时,天色已晚,倦鸟早归巢,张继就停泊在枫桥附近的客船中。躺在简陋的船上,听着流水潺潺,想起十年寒窗付流水,想起漂泊他乡的孤苦落寞,张继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这时,寒山寺的钟声,传到客船,传到张继耳中。佛经有云“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增”,闻到钟声能祛除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烦恼。听到寒山寺悠悠的钟声,郁郁不得志的张继百感交集,“心警悟”,如醍醐灌顶。于是提笔作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不曾想,张继仅留下的这首《枫桥夜泊》,世代传颂,千古留芳。落泊的张继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一首诗成就了寒山寺,使其成为后人景仰之地,千年寻芳。而寒山寺也使一个落泊诗人名扬千古。
      从此,寒山寺的钟声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召唤着无数文人骚客,善男信女前往倾听。尤其是郁郁不得志、穷愁潦倒者,他们更想像张继一样,从寒山寺的钟声中得到某种秘示,获得前行的力量。
      这些文人骚客、风流才子,来到寒山寺,夜宿枫桥,聆听钟声,写下了他们心目中的“钟声”。
      南宋诗人陆游来了,“七年不到寒山寺,客枕依然半夜钟”,感叹连连;明朝诗人唐寅来了,“试看脱胎成器后,一声敲下满天霜”,壮志凌云。
      “船里钟催行客起,塔中灯照远僧归” ,明朝高启听到的钟声,是催人之声;“一自钟声响清夜,几人同梦不同尘”,清代诗人陆鼎更是道出许多人的心声。
      2011年的阳春三月,我到上海参加一个培训。那时,日本正发生地震,地震又引发海啸,雪上加霜。地震不仅使灾民失去美丽的家园,失去健康,甚至生命,也使非灾区的民众陷入一场精神恐慌。一衣带水的中国也为日本这场灾难恐慌。上海离日本很近,隔海相望,海啸是无情的,说不定它一发怒就扑到上海来。所以,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很担心我的安全,叫我开完会赶快回广东。
      我们只是犹豫片刻,就作出决定。寒山寺的钟声在我心中响了许多年,回荡了无数次,离上海只有百多公里之遥的苏州寒山寺,我怎能不前往亲耳聆听?怎能不去体验“钟声已渡海云东”的飘逸?
      带着对寒山寺钟声的向往,我们克服重重困难,终于来到寒山寺。
      寒山寺坐落于苏州城西阊门外五公里外的枫桥镇,建于六朝时期梁代天监年间,原来叫“妙利普明塔院”。二百年后,唐朝有个叫寒山的僧人在这个寺院居住,于是改名为“寒山寺”。
      寺院门口古朴典雅,上有“寒捡遗踪”四字。高高的黄褐色围墙把寒山寺与外面的市井隔开,形成两个不同的世界。寺院内幽深庄严,香火缭绕,木鱼声声,钟声阵阵。香客如云,游人如织,摩肩接踵。
      在众多的游客中,有一个团队特别惹人注目。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手持日本旗,导游小姐用日语跟他们说话。很显然,他们是漂洋过海来到中国,来到寒山寺的日本游客。如果是平时见到日本游客不足为奇,中日恢复邦交几十年,两国人民早己友好往来。可是这时是非常时期,日本地震引起海啸的恐惧还没有消失,海啸的阴影仍笼罩着大地,明媚的三月因地震而阴霾满天。
      可是这群日本游客,为什么胆敢冒着海啸的危险来到寒山寺?我不由多看他们一眼。
      在寒山寺的诗石刻碑文前,我与他们不期而遇。导游用日语给他们诵读石刻碑上的诗句。读到张继的《枫桥夜泊》,先用日语读,再用汉语读。他们中有些人口中念念有词,也跟着导游小姐念。我很惊讶,他们用汉语念这首诗念得如此流畅,显然不是此时此刻才念过这首诗。
      究本溯源,往深一点想,他们能用汉语把张继的《枫桥夜泊》念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来苏州前,我看过跟寒山寺有关的资料。有报道说《枫桥夜泊》在日本几乎家喻户晓,日本的小学生把这首诗作为课文来学习、背诵。每年阳历三十以前,日本人蜂拥而至寒山寺,在这里举行听钟声、祈吉祥等系列活动。
      日本小学生能把张继的《枫桥夜泊》倒背如流,但是我们中国有些小学生未必做到。日本人狂热寒山寺的钟声,不远万里,飘洋过海来中国听钟声,做佛事。这说明什么呢?这给我们什么启示?
      我想,这也是一种值得思考的“钟声”!
      我来到钟楼。钟楼有二层高,呈八角。钟楼前聚集了很多游客,他们排队等待上楼敲一敲寒山寺的大钟。
      敲钟,本是佛门寺院报时、警世的一种活动。按钟谱规定,分三段共敲击一百零八响。宋代米南宫有诗记录:“龟山高耸接云楼, 撞月钟声吼铁牛;一百八声俱听彻,夜引犹自不知休。”明清以来,寒山寺在辞旧迎新之际,都要撞钟一百零八响,以求如意吉祥。现在,这个习俗依然保存。每年在除夕之夜,苏州市政府都在寒山寺举办隆重的鸣钟声活动,祈国泰民安,求吉祥平安。
      在平日,寒山寺为游客开放钟楼。
      那队日本游客也来到钟楼,轮流上去敲钟。导游小姐在楼下等他们,她也是中国人。我明知故问她,这个团是不是日本游客,她说是。我好奇地问,他们不怕地震的余威吗?导游说,他们专程来为受灾受难的同胞祈福。
      对日本,中国人有惨痛的记忆,民族的伤痛,不堪的回首。那是政客及战争造成的悲痛。对于深受自然灾害的日本人民,善良的中国人以德报怨,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总是伸出援助之手。跟以往一样,这次日本遭受地震蹂躏,中国人不顾前嫌,第一时间伸出人道主义之手。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人民热爱和平,崇尚大爱无疆。
      “当!当!当!”寒山寺的钟声不断响起,悠悠扬扬,余音袅袅,不绝于耳。这是祈祷之声,这是善良之声,这是和平之声。
      仿佛是某种力量的召唤,某种精神的秘示,我也上到钟楼,要亲手敲一敲寒山寺,历经千年沧桑的大钟。
      和平、和谐、平安、健康、幸福、快乐,这是我的心愿,这是我的祈祷。我愿我的祈祷随着寒山寺的钟声远播,播到每一寸土地,播到每个人的心田。
      (本文已发表在《山东文学》2015年2期)

      本文标题:寒山寺的钟声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6952.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