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山村的回忆

  • 作者: 荷塘青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2-11-27
  • 被阅读
  •   沈从文对张兆和说:梦里来赶我吧,我的船只是黄色的,尽管是从梦里赶来,沿了我所画的小镇,一直向西走去。我想和你一同走在船里,从窗口望那一点紫色的小山。
      
      我的心潮湿了,如同暗绿的青苔,摸上去有些苍茫。我的山村,我的童年,今夜,我愿意乘着梦里的小船,沿着光阴所画的小镇,与你一同驶进你的河湾。
      
      记忆中的小山村,是大姨家的小山村。
      
      大姨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童年的时候,外公时常带我去大姨家。陶渊明的《世外桃源》中写道:“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些似乎是专门为大姨的山村描写的。穿过一垄垄的茶山,走过一条条田埂,沿着溪流前行,大姨所居住的村庄就在桃花盛开的山坳里。山村四面环山。村外,灌木丛生,繁华细草;村中,牛羊成群,阡陌上,桃树,梨树,随处可见。
      
      大姨生有四男三女,彼时,大表姐已经嫁进了城,大表哥和二表姐也成家立业。家里有两个年纪相仿的表哥,一个比我大好几岁的小表姐。大姨家的女儿随大姨的模样,一个个都是水灵灵的。小表姐性子温柔,我那时整天爱磨着她,两个表哥时常戏谑我是表姐的“跟屁虫”。
      
      大姨和大姨夫勤劳持家是出了名的,80年代初期,大姨夫是我们地区第一个奔万元的富翁,他是我们小镇第一个上了报刊的头号人物。大姨家子女多,新盖了两栋楼房,一间老屋,住着大姨和姨夫。三间屋子呈一个三角形,围成了一个小小的庭院,院子里一棵硕大的桂子树。那是大姨从老家浙江移栽而来的。一架葡萄,翠绿的藤蔓,缠绕住了大半个围墙。码得整整齐齐的劈柴连着乌黑的瓦,有着盛世的安宁和静谧。大姨夫不苟言笑,他像一条老黄牛,勤勤恳恳地埋头苦做。每天天不亮,大姨夫就站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叫唤着表哥们的名字,吩咐着他们下地干活。
      
      山村的早晨特别寂静,姨夫的声音总是不合时宜地惊醒了我的美梦。我睁开睡眼,一缕曙光照射在窗棂上,屋外一片清凉。表姐摸摸索索地拉灯下楼。我躺在床上,一枕幽幽的笛声,哀怨地穿透窗缝,传入我的耳中,笛声惆怅,销魂。我慌乱地穿衣下楼,等我追出门,笛声恍惚散落在山村。大姨在厨房里,右手推着磨盘,左手拿着勺子把盆里的黄豆放进磨里,细嫩滑溜的豆汁唱着歌谣流进木桶。她望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停下手里的活儿,笑着说:也没见过你这样的,阉猪的笛声竟然也听成这样的稀奇。阉猪的笛声,我不禁莞尔。怎么阉猪的笛声也那般的动听呢。
      
      雾气弥漫着山林,风宛如淘气的精灵,轻轻地撩拨着薄如蝉翼的轻纱。晨曦微露,窗外陆陆续续地流溢而过的是山村的第一抹阳光。我踩着露珠,林间传来了一声声雏鸟拿捏不住的初鸣,我循着鸟叫声走去。山里人习惯早起,隔河望去,小溪水边的青石条上,早已有了女人浣洗的身影。山村的炊烟袅袅升起,氤氲着翠绿的树冠,尔后烟与树相互缠绕着,慢慢地又决然地散开。雾霭笼罩着村庄,如梦般的轻渺。山村安静地伫立着。
      
      姨夫带着表哥们在不远的地里忙碌着。二表哥和三表哥两人那时都是毛头小伙子,年轻气盛,再加上自幼都随外公练过几下子,两人十分好斗。这不,地里的活还没做多少,两人由拌嘴,演变成了武斗。他们从这一块玉米地翻滚到下一垄的茶叶地。谁也没空理睬他们,大表哥和表嫂冷冷地观望着,大姨夫头也不抬,低着头忙手里的活儿。他们对表哥们的争斗已然是习以为常。果不其然,不到半个小时,两位表哥打累了,他们自己停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接着相视一笑,又走下地里,各自干着各自的活儿。
      
      冬天到了,田里的农活忙完了。大姨夫和大姨围着火炉搓麻绳。山里人都爱打猎,我也想跟着表哥们去山里打猎,可是他们谁都不同意。大表哥和二表哥骑上摩托车先去打探山里猎物的情况。我缠着三表哥。三表哥心软,我使劲地眨巴着眼睛滴出两行清泪。三表哥架不住我的死缠烂磨,他无奈地把我抱上摩托车。摩托车骑在蜿蜒的山路上,偶尔,林间干枯的树枝垂挂在路旁。我学着表哥,像一个轻盈的猴子,左右躲闪着树枝。沿途荒凉的景色,使我的兴趣索然。远远地,看到大表哥他们的摩托车零散地停放在一个山谷。山谷宽阔平整,山谷的左侧是一个水库,狭长的水库,仿若一叶小舟,静静地停驻在谷底。右侧是一片树林。林间的树木落尽了枝叶,裸露着一大片光秃秃的枝桠。地上铺着厚厚的,软软的枯叶。大表哥看到三表哥带着我来,眉头微皱,三表哥懦懦地不敢解释。大表哥吩咐我们两个待在林子外面守候着车子,他们十几人背着猎枪进了林子,他们已经侦察到一只野猪钻进了林子里的玉米地。
      
      三表哥娴熟地找来一把干草,他点燃火。我们围着火堆干等着。山风真冷啊,我抽着鼻子,鼻子冷得连喷嚏也打不出来。我搓着手,三表哥无辜地看着我。如果不是我跟着来,这会子,他和大表哥在围攻野猪了。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了,怕是夜里要下雪了。突然,林子里传来了连续不断的枪声,声音响彻山谷,惊扰了无数只的鸟儿,它们扑棱着翅膀,惊慌失措地乱窜。我和表哥兴奋地跳起来。准是大表哥他们找到了野猪,放出了枪声。
      
      片刻时间不到,刚刚还冷清的林子,霎时异常地热闹起来。大表哥和村人们扛着野猪,野猪喘着粗气呻吟着。二表哥的肩膀上挂着几只鸟,鸟儿的羽毛五颜六色。二表哥笑着对我说:青丫头守车有功劳,这些鸟儿的羽毛全部给你做毽子踢。我乐得跳起来。二表哥做毽子最有一手了,他的毽子用鸟的羽毛制作,灵巧又美丽。
      
      天上飘起了细细的雨,大家拾掇着,满载而归。
      
      那个冬天,我待在大姨家里,乐不思蜀。大姨烙的玉米饼,金灿灿的,就着野味,诱人的气息,历久弥香,缱绻着我的一生。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离开了小镇,就再也没去过小山村。听母亲说,大表哥住进了城,前几年儿子在杭州放高利贷,不幸遭人砍杀,客死异乡。其他的人都相继离开了山村,在小镇盖起了新房。
      
      前几日回老家,在小镇偶遇到了三表哥,我和表哥聊着当年的往事,表哥幽幽地说;现在的山村寂寥无声了。这些年,村民乱砍伐,严重地破坏了自然环境。前几年,一场大雨引发了山体滑坡。村民们迫不得已搬离了山村,原来的山村解散了,徒留一段回忆罢了。
      
      表哥的话,令我心里生起了无数的怅惘。或许,我们在创造世界的同时也毁灭了某些记忆深处的美好吧。
      
      夜深沉了,我们的路上没有了旧时的月色。董桥说:是我们在心中掌灯的时候了。
      
      我祈愿着,这盏灯能够永远地为我们照明,温暖着我们美丽的家园。
      
      

      本文标题:山村的回忆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12307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荷塘青青 荷塘青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30篇
    • 获得积分:34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