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文学网专题页亲情
有关亲情的文章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26
    2019-01-08
  • 可那时家里一贫如洗,一日三餐的温饱都很成问题,自己当然不可能有零花钱,买烟更成了等同于空中楼阁般的奢望。然而,功夫不费有心人!一个月后,我们生产队的一个年轻小伙结婚,我与同院子的几个哥哥、姐姐一起借着依稀的星光兴高采烈地前往他家闹洞房,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玩耍、热闹与等待,那一晚我如愿以偿、喜出望外的收获了三支喜烟。喜上眉梢的我回家后只上交了两支烟到妈妈手里转给舅舅吃,自己则暗中留下一支,等待有机会时打算独自体验、品尝。...[浏览全文]

  • 135
    2018-10-10
  • 父亲贾彦春,一生于乡间教书,退休在丹凤县棣花;年初胃癌复发,七个月后便卧床不起,饥饿疼痛,疼痛饥饿,受罪至第二十七天的傍晚,突然一个微笑而去世了。其时中秋将近,天降大雨,我还远在四百里之外,正预备着翌日赶回。   我并...[浏览全文]

  • 145
    2018-10-08
  • 我出生于山东省高密县一个偏僻落后的乡村。5岁的时候,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艰难的岁月。生活留给我最初的记忆是母亲坐在一棵白花盛开的梨树下,用一根洗衣用的紫红色的棒槌,在一块白色的石头上,捶打野菜的情景。...[浏览全文]

  • 121
    2018-10-06
  • 如果我的父母还未成年,我不出生。你们自己还只是一个孩子,稚嫩的双肩怎可能负载另一个生命的重量?你们不可为了自己幼稚而冲动的短暂欢愉,而将我不负责任地坠入尚未做好准备的人间。...[浏览全文]

  • 139
    2018-10-06
  • 我不喜欢一个苦孩求学的故事。家庭十分困难,父亲逝去,弟妹嗷嗷待哺,可他大学毕业后,还要坚持读研究生,母亲只有去卖血……我以为那是一个自私的学子。求学的路很漫长,一生一世的事业,何必太在意几年蹉跎?...[浏览全文]

  • 137
    2018-10-04
  • 母亲生下我,给了我一双健全可爱的脚丫。翻开旧时的相册,一股幸福的暖流涌上心头。还未满周岁的我,光着脚丫,扶着床上的栏杆,摇摇晃晃的站着,偶尔走几步,双腿弯成了青蛙的形状,脚丫的外沿先着地,脚心却未能亲吻柔软的棉被,母亲看着我可爱的脚丫,幸福的笑了许久。...[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4
  • 父亲在民国十几年时,曾在浙江任军职,杭州的寓所,经常有许多雄赳赳的马弁进进出出。那时哥哥和我都还小,每回一听到大门口吆喝“师长回来啦!”,就躲在房门角落里,偷看父亲穿着一身威武的军装,踏着高筒靴喀嚓喀嚓地走进来。...[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4
  • “夏日正清和,西湖十里好烟波。银浪里,弄锦梭。人唱采莲歌……”父亲教我唱这首诗时,并不在荷花盛开的杭州西子湖畔,而是在很少看到荷花的故乡,浙江永嘉瞿溪镇。那时,我还不到十岁。在四五岁时,由大人抱着在西湖游艇里剥莲蓬...[浏览全文]

  • 135
    2018-10-03
  • 每天天刚亮时,我母亲便把我喊醒,叫我披衣坐起。我从不知道她醒来坐了多久了。”我小时身体弱,不能跟着野蛮的们一块儿玩。我也不准我和他们乱跑乱跳。小时不曾养成活泼游戏的,无论在什么地方,我总是文绉绉地。所以家乡老辈都说我“像个先生样子”,遂叫我做“穈先生”。...[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我父亲杨荫杭(1878—1945),字补塘,笔名老圃,又名虎头,江苏无锡人,一八九五年考入北洋大学堂(当时称“天津中西学堂”),一八九七年转入南洋公学,一八九九年由南洋公学派送日本留学。回国后因鼓吹革命,清廷通缉,筹借了一笔款子,再度出国赴美留学。...[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