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杨绛
列表页
  •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41
    2018-10-03
  • 我们仨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我和锺书一同散步,说说笑笑,走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太阳已经下山,黄昏薄幕,苍苍茫茫中,忽然锺书不见了。我四顾寻找,不见他的影踪。我喊他,没人应。只我一人,站在荒郊野地......[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窗帘  人不怕挤。不论怎样挤,挤不到一处.像壳里的仁,各自各;像太阳里飞舞的轻尘,各自各。凭你多热闹的地方,窗对着窗,各自人家.彼此不相干。只要挂上一个窗帘。只要拉过那薄薄一层。便把人家隔......[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10-03
  • 小吹牛我时常听人吹牛,豪言壮语,使我自惭渺小。我也想吹吹牛“自我伟大”一番,可是吹来却“鬼如鼠”。因为只是没发酵的死面,没一点空气。记下三则,聊供一笑。......[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10-03
  • 喝茶  曾听人讲洋话,说西洋人喝茶,把茶叶加水煮沸,滤去茶汁,单吃茶叶,吃了咂舌道:“好是好,可惜苦些。”新近看到一本美国人做的茶考,原来这是事实。茶叶初到英国,英国人不知怎么吃法......[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流浪儿  我往往“魂不守舍”,嫌舍间昏暗逼仄,常悄悄溜出舍外游玩。      有时候,我凝敛成一颗石子,潜伏涧底。时光水一般在我身上淌泻而过,我只知身在水中,不觉水流。静止的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干校六记雪地里,路径和田地连成一片,很难分辨。我一路留心记住一处处的标志,例如哪个转角处有一簇几棵大树、几棵小树,树的枝叶是什么姿致;什么地方,路是斜斜地拐;什么地方的雪特厚,哪是田边的沟,面上......[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读书苦乐   读书钻研学问,当然得下苦功夫。为应考试、为写论文、为求学位,大概都得苦读。陶渊明好读书。如果他生于当今之世,要去考大学,或考研究院,或考什么“托福儿”,难免会有些困......[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忆高崇熙先生—旧事拾零高先生是清华大学化工系教授,大家承认他业务很好,可是说他脾气不太好,落落难合。高太太善交际,所以我们夫妇尽管不善交际,也和他们有些来往。我们发现高先生脾气并不坏,和他很合得来。......[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吾先生—旧事抬零一九四九年我到清华后不久,发现燕京东门外有个果园,有苹果树和桃树等,果园里有个出售鲜果的摊儿,我和女儿常去买,因此和园里的工人很熟。园主姓虞,果园因此称为虞园。虞先生是早年留学美国......[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遇仙记我初上大学,女生宿舍还没有建好。女生也不多,住一所小洋楼,原是一位美国教授的住宅。我第一年住在楼上朝南的大房间里,四五人住一屋。第二年的下学期,我分配得一间小房间,只住两人。同屋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10-03
  • 大王庙我从女师大附小转入大王庙小学,就像姐姐穿着新兴的服装走在无锡的小巷上一样。大王庙小学就称大王庙,原先是不知什么大王的庙,改成一间大课堂,有双人课桌四五直行。初级小学四个班都在这......[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5
    2018-10-03
  • 林奶奶林奶奶小我三岁,今年七十。十七年前,“文化大革命”的第二年,她忽到我家打门,问我用不用人。我说:“不请人了,家务事自己都能干。”她叹气说:“您自己都能,可我们吃什么饭呀?”她介绍自己是“......[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控诉大会三反运动期间,我在清华任教。当时,有的大学举办了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图书展览,陈列出一批思想腐朽的书籍。不过参观者只能隔着绳索圈定的范围,遥遥望见几个书题和几个人名,无从体会书籍如......[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第一次下乡下乡当然是“自愿”的。我是真个自愿,不是打官腔;只是我的动机不纯正。我第一很好奇。想知道土屋茅舍里是怎样生活的。第二,还是好奇。听说,能不能和农民打成一片,是革命、不革命的分界线......[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花花儿我从前苏州的家里养许多猫,我喜欢一只名叫大白的,它大概是波斯种,个儿比一般的猫大,浑身白一毛一,圆脸,一对蓝眼睛非常妩媚灵秀,性情又很温和。我常胡想,童话里美一女变的猫,或者能变美一女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阴一棵浓密的树,站在太阳里,像一个深沉的人:面上耀着光,像一脸的高兴,风一吹,叶子一浮动,真像个轻快的笑脸;可是叶子下面,一层暗一层,绿沉沉地郁成了宁静,像在沉思,带些忧郁,带些恬适。松柏的阴最深......[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第一次观礼—旧事拾零一九五五年四月底,我得到一个绿色的观礼条,五月一日劳动节可到天安门广场观礼。绿条儿是末等的,别人不要,不知谁想到给我。我领受了非常高兴,因为是第一次得到的政治待遇。我知道头等是大......[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顺姐的“自由恋爱”顺姐曾告诉我,她家有个“姐姐”。不久我从她的话里发现:她和“姐姐”共有一个丈夫,丈夫已去世。“姐姐”想必是“大老婆”的美称。随后我又知道,她夫家是大地主——她家乡最大的地主。据......[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10-03
  • 风为什么天地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硬的东西把它挡住,软的东西把它牵绕住。不管它怎样猛烈的吹;吹过遮天的山峰,洒脱缭绕的树林,扫过辽阔的海洋,终逃不到天地以外去。或者为此,风一辈子不......[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什么是好的婚姻钱锺书知我爱面子,大家闺秀第一次挎个菜篮子出门有点难为情,特陪我同去小菜场。两人有说有笑买了菜,也见识到社会一角的众生百相。他怕我太劳累,自己关上卫生间的门悄悄洗衣服,当然洗得一......[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6
    2018-10-03
  • 细味那苦涩中的一点回甘曾听人讲洋话,说西洋人喝茶,把茶叶加水煮沸,滤去茶汁,单吃茶叶,吃了咂舌道:“好是好,可惜苦些。”新近看到一本美国人作的茶考,原来这是事实。茶叶初到英国,英国人不知怎么吃法,的确吃茶叶渣子......[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9
    2018-09-29
  • 记傅雷也许钟书是唯一敢当众打趣他的人。他家另一位常客是陈西禾同志。一次钟书为某一件事打趣傅雷。西禾急得满面尴尬,直向钟书递眼色;事后他犹有余悸,怪钟书“胡闹”。可是傅雷并没有发火。......[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收脚印守着一颗颗星,先后睁开倦眼。看一弯淡月,浸透黄昏,流散着水银的光。听着草里虫声,凄凉的叫破了夜的岑寂。人静了,远近的窗里,闪着一星星灯火——于是,乘着晚风,悠悠荡荡在横的、直的、曲折的......[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7
    2018-09-29
  • 杨绛简介杨绛,(1911年7月17日-2016年5月25日),原名杨季康,作家,戏剧家、翻译家。杨荫杭之女,钱钟书之妻,生于北京,祖籍江苏无锡,1932年毕业于苏州东吴大学。1935年—1938年留学英法,回国后曾在上海震旦......[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 138
    2018-09-29
  • 丙午丁未年纪事——乌云与金边丙午、丁未年的大事是“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旧社会过来的老知识分子不是“革命”的主要对象,尤其像我这种没有名位也从不掌权的人。一般只不过陪着挨斗罢了。这里所记的是一个“......[查看评论] [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