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名家名作林清玄
文章内容页

人间有味是清欢

  • 作者: 林清玄
  • 来源: 转载
  • 发表于2018-10-11
  • 被阅读
  •   少年时代读到苏轼的一阕词,非常喜欢。到现在还能背诵:
      
      细雨斜风作小寒,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这阕词,苏轼在旁边写着“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原来是苏轼和朋友到郊外去玩,在南山里喝了浮着雪沫乳花的小酒,配着春日山野里的蓼菜、茼篙、新笋以及野草的嫩芽等等,然后自己赞叹着:“人间有味是清欢。”
      
      当时所以能深记这阕词,最主要的是爱极了后面这一句,因为试吃野菜的这种平凡的清欢,才使人间更有滋味。“清欢”是什么呢? 清欢几乎是难以翻译的,可以说是“清淡的欢愉”,这种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的一种热爱。当一个人可以品味出野菜的清香用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里看出了比钻石更引人的滋味,或者一个人听林间鸟鸣的声音感受到比提笼遛鸟更感动,或者甚至于体会了静静品一壶乌龙茶比起在喧闹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灵……这些就是“清欢”。
      
      清欢之所以好,是因为它对生活的无求,是它不讲求物质的条件,只讲究心灵的品味。“清欢”的境界是很高的,它不同于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那样的自我放逐;或者“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种尽情的欢乐。它也不同于杜甫的“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这样悲痛的心事;或者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那种无奈的感叹。
      
      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千百种人生,文天祥的是”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们很容易体会到他的壮怀激烈。欧阳修的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我们很能体会到他的绵绵情恨。纳兰性德的是”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我们也不难会意到他无奈的哀伤。甚至于像王国维的”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
      
      可是,“清欢”就难了!
      
      尤其是生活在现代的人,差不多是没有清欢的。
      
      我们想在路边好好地散个步,可是人声车声不断地呼吼而过,一天里,几乎没有纯然安静的一刻。
      
      我们到馆子里,想要吃一些清淡的小菜,几乎不可得。过多的油、过多的酱、过多的盐和味精已经成为中国菜最大的特色。
      
      我们有时只想和朋友啜一盅茶,饮一杯咖啡,可惜的是,心情也有了,朋友也有了,就是找不到地方,有茶有咖啡的地方总是嘈杂的,而且难以找到一边饮茶一边观景的处所。
      
      即便是山中或海边。凡是人的足迹可以到的地方,就有了垃圾、污秽和吵闹。
      
      我当学生的时候,有一位朋友住在圆通寺的山下,我们常常沿着上山的石阶,走走,坐坐,停停,看看。我们顺手拈下山道两旁熟透的朱槿花,吸着花朵底部的花露,感觉清香胜蜜,心里遂有一种春天才会有的欢愉。
      
      后来,朋友到国外去了。我又去了一趟圆通寺,寺院的门口摆满各种摊子。有一摊是儿童坐的机器马,叽哩咕噜的童歌震撼半山。有两摊是卖香肠的摊子,烤烘香肠的白烟正向那古寺的大佛飘去。一位母亲因为不准她的孩子吃香肠而揍打着两个孩子,高亢的哭声尖厉而急促„„我连圆通寺的寺门都没有进去,便沉默地转身离开了。
      
      下山时的心情只是惆怅,心中浮起一首李觏的诗:“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已恨碧山相阻隔,碧山还被暮云遮!”那时正是黄昏,在都市烟尘蒙蔽了的落日中,真的看到了一种悲剧似的橙色。
      
      生在这个时代,为何“清欢”如此难觅?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舌要清欢,找不到蓼茸蒿笋;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如果你要享受清欢,惟一的方法是守在自己小小的天地,洗涤自己的心灵,因为在我们拥有越多的物质世界,我们的清淡的欢愉就越日渐失去了。
      
      现代人的欢乐,是到油烟爆起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不见天日的卡拉OK去乱唱一气,是到胡乱搭成的乡间山庄去豪饮一番,是到狭小的房间里做重复摸牌的方城之戏……为什么现代人反而以浊为欢、以清为苦呢?
      
      当一个人以浊为欢的时候,就很难体会到生命清明的滋味,而在欢乐已尽,浊心再起的时候,人间就越来越无味了。
      
      这使我想起东坡的另一首诗来: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南一枝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苏轼凭着东栏看着栏杆外的梨花,满城都飞着柳絮时,梨花也开了遍地,东栏那株梨花却从深青的柳树间伸了出来,仿佛雪一样的清丽,有一种惆怅之美,但是,人生,看这么清明可喜的梨花能有几回呢?这正是千古风流人物的性情,正如清朝画家盛大士在《溪山卧游录》中说的:“凡人多熟一分世故,即多一分机智。多一分机智,即少却一分高雅。”“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自是第一流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什么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在清欢里也能体会人间有味的人物!

      本文标题:人间有味是清欢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mingjia/linqingxuan/244264.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林清玄简介

      林清玄
    • 林清玄,1953年出生,台湾高雄人,笔名秦情、林漓、林大悲、林晚啼、侠安、晴轩、远亭等,当代著名作家、散文家、诗人、学者。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任台湾《中国时报》海外版记者、《工商时报》经济记者、 《时报杂志》主编等职。他17岁开始发表作品,20岁出版第一本书之后一发不可收,走上了文学之路。代表作有:《清欢》《心的菩提》《欢喜心过生活》《以爱为灯》《菩提十书》《身心安顿》《清净之莲》《桃花心木》《生命的化妆》等。著名散文《查塔卡的杜鹃》、《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选入人教版、北师大版小学语文课本。他是台湾作家中最高产的一位,也是获得各类文学奖赏最多的一位,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作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