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朗诵欣赏草根原创
文章内容页

谁能动我弦?(朗诵:藤佳)

  • 作者: 清泉叮咚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1-03-04
  • 被阅读
  •   在独守寂寞的夜晚,心情总是会有一点点的阴郁,心绪总是会有一点点的迷惘。

      放上一段伤感的怀旧的音乐,情绪在低迷中便一点一点的变得低落起来。很自然地,脑内会爬进一些伤怀的词句: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满面春风朋友对,欲觅知音难上难!

      任思绪穿越古今,揣想着那唯美的高山流水的故事。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而子期不在,弦断有谁听?伯牙决然摔琴,只为子期,至善至美,千古佳话。

      于是今夜,我效古人,欲将心事付瑶琴,却不知有谁听?万里孤独,千里知音。我在茫茫人海苦苦的寻觅,一去三十年,满目皆霜叶。我的七弦琴,不知道能为谁拨动能为谁摔碎。

      于是今夜,我特别特别地怀想,怀想伯牙与子期,怀想那个关于琴与情的故事。也许每一个人,无论过得怎样的飞鸿腾达,怎样的轰轰烈烈,总有一天会闹中思静,会孤舟单骑,走进自然,与山水为伍,静心聆听高山流水之音。这时,才会猛然发觉,心音已是无人识,只得与影儿为伴。

      人生一路走来,朋友似乎很多很多。从孩提到成年,不断地结识新的朋友,又不断地淡漠旧的朋友。

      都说孩提时代的友情,是最真最纯最净的。在回忆里都是愉悦的嬉戏,两小无猜的纯真。待到N年后再遇儿时的玩伴,才发现相逢的喜悦里,夹杂着一丝淡远一丝不适一丝尴尬。儿时的友情,在现实里是那么的模糊,那么的不够真实。

      都说中学时代的友情,是最诚的铁哥们似的。在脑海里全是温馨的回忆,是花样华年里最美的水彩画。只是毕业以后,再好的朋友也要各奔前程,各奔东西。最初,也许还经常联系,只是渐渐的,在追逐的岁月里,在匆忙的脚步里,联系变得稀疏乃至音讯杳无。偶尔的相聚相逢,是那么那么的惊喜,在热烈热烈地寒暄中,却于不自觉间将心事沉淀在了心底。

      人生一段一段,友情一段一段。

      工作以后的友情,或多或少的牵扯着人情世故,牵扯着利益身份,心事更难与人说。真正的友情是什么呢?它与事业有关吗?与身份地位有关吗?与祸福与经历有关吗?我不知道有没有关系,但我知道,它一定要拒绝功利,拒绝契约,拒绝归属,拒绝任何外在的附加。它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懂得,是精神与精神的相互欣赏,是别无所求的理解与支持。

      真正的友情,你在哪里?现实中,物欲横流利益充斥,人活在其间,就像个提线木偶,机械地行走,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偶尔,遇到双真诚的眸子,但依着惯性,用面具掩盖了真实,用冷漠伪装了善良。网络中,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朋友似乎很多很多。常常是注视着一个一个闪亮的头像良久,终究是叹息着任其闪亮。虚幻里能有几分真实,真害怕打搅别人,也怕别人扰乱清冷的寂寞。

      人生真的是越到老时越孤独吗?一个人,茕茕孑立,走得久了,走得远了,真的是渴望,渴望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无论男,无论女,无论老,无论少,突然间就出现在我的面前。在我对着白云抚琴的刹那,在我对着星月沉吟的瞬间,只需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甚或一个懂得的眸光,就会轻轻地,轻轻地拨动我心的琴弦,让我大惊失色,让我可以引为终身的莫逆。

      只是今夜,不知不觉近三更。起身独自凭栏意,夜悄悄,窗外月朦胧。所有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岁月无声。也许生命有多长,对知音的渴盼就会有多长。对着高山,我悄悄地追寻,望着流水,我默默地追讯。飘若梦,淡如水,斯情斯景,只在揣想的久远里。

      只是,在我长长的,长长的一生里,谁能拨动我心之琴弦,共和一首高山与流水。

      本文标题:谁能动我弦?(朗诵:藤佳)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http://www.wenxuewang.cn/langsong/yousheng/9310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清泉叮咚 清泉叮咚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67篇
    • 获得积分:64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